唔,烟草??阿弥陀佛,香烟,你要没毒多好!

烟草这东西如今说法越来越统一,总之因为损寿损健康,愈来愈不受待见。如今北京、上海等大郡名城已经政府明令禁止在公共场合抽烟。我想这是“公天下”之善事,专家们合计公议的结论,恐怕不会错的。  然而不幸,我从年轻时就当上了烟民。那时正十年内乱,我随部队战友下煤井“讨窑”,因井下设备不好,大家都怕出事故。因为每个月还有六元钱津贴,一旦冒了顶子,不但人没了,口袋里六元钱也殉葬了,于是决定要未雨绸缪,把“殉葬品”先行处理。香烟是一种最理想的选择。因为如果下饭馆,一顿饱餐六元就没了,似乎在打“速决战”,但若抽烟,那就不同,当时时兴“戴东风牌手表,抽万里牌香烟。”一条“万里”香烟两元左右,一个月抽上两条半,还可买点牙膏信纸之类的用品。这是一种适意的精神享受,又能和生活节奏同步进行:从井下上来,洗个热水澡,喝着开水,翘起二郎腿,夹着根香烟与战友闲侃,那是一种何等样的惬意!从那时到如今25年了,尽管“毒害”日滋日深,至今想起来仍悠然神往。得意六元钱花得天衣无缝。  后来的戒烟宣传愈来愈吓人。这病那癌,咳嗽打喷嚏都与烟有关,一支烟损寿几何,也都亏了专家们披肝沥胆计算周全。“性命事大,其理难明。”渐渐也就栗栗畏惧。虽然没有怕得骨酥筋软,一想到“这支烟抽下去,明早有患癌之虞。”赶紧就掐掉它。看见电视上宣传抽烟之害,白褂子们口说手比一片慈悲心,和配着的惨不忍睹的画面,心里一阵阵发凉:不行,无论如何要戒掉狗日的烟!然而真是“犯了路线错误,改也难。”我因作文,边抽边写恶习成性,竟成“讨恶不愎”之局,四次“下死决心”:戒掉!然而却是“戒不掉”,以至于戒烟时没有文思,急得绕室彷徨,推枕难眠,以至于尴尬得满地找自己遗落的烟蒂?与其作此丑态,还不如索性一索性,大大方方抽。至于癌症,此时且不能顾了!于是仍复故我,我行我素,边抽边写。《康熙大帝》等几部书就是在喷云吐雾袅袅香烟中炮制出来的。这固是“辉煌”的一面,其不堪的一面也甚“灰黄”:几次出差,都在禁烟候车室被罚款示儆,众目睽睽之下翻衣袋给人家掏钱,此中味道恐怕不为外人晓了。  阿弥陀佛,香烟,你要没毒多好!

tags:

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