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烟与健康 吸烟与长寿之间 有着十分维妙的关系

吸烟与健康,吸烟与长寿之间,有着十分维妙的关系,在一些早逝者中,不乏烟草的吸食者,正如按照某种统计学的方法讲,吸烟者要比不吸烟者的平均寿命少多少年,少多少月,国外的研究,甚至说每吸一支烟,要减寿多少分钟,多少秒等。这种说法是否科学,有待论证。然而在现实生活中,在吸烟者中仍不乏健康长寿的被称之为“寿星”的人,换句话说,在“寿星”中也不乏终生吸烟者。  有位叫姚兴发的老人,原籍为名晒烟之乡的湖南省凤凰县长宜哨人,60年代后移居凤凰城内。生于清光绪年间,农历七月,生肖属龙,至1985年元月,上海卷烟厂高级工程师、著名烟草专家张逸宾访问他时,已年届107岁(1878~1985)。姚从13岁起,即养成吸食草烟(即晾晒烟)习惯,与烟为友,从未间断,至1985年,已达94载。他的中青年时代是在农村度过的。除从事农活外,还为当地烟农长途挑运烟叶到百里外的辰溪、古文、永顺县的王村等地。经常肩挑60多千克重担,跋山涉水,来往于山间小道。直到65岁时才停止干重活。百岁后,老人虽年事已高,然体质仍甚健朗。除听感欠灵外,平时很少患感冒,更无呼吸道、心血管以及其它内脏慢性疾病。经体检证明,一切均属正常。老人家境清贫,生活简朴。除吸烟而外,别无所好,即使茶、酒亦点滴不尝。一日三餐以素为主,萝卜青菜、偶兼鱼、肉。每餐可进白米饭一大碗,日吃斤余粮。睡眠良好,冬日稍卧床休息,围火取暖;天气晴朗时,则持仗出门散步,登山临水,从不需他人搀扶。生活自理,起坐如常人。全家6口,四世同堂,儿孙绕膝,晚景堪娱,邑人誉之为“百岁烟寿星”。  张逸宾先生访问过他后,欣然提笔作了《寿百岁烟客姚兴发》五言古风二十韵一首,诗的前部分这样写道:  烟乡多人寿,百岁从不稀。  烟客姚兴发,于今百零七。  两耳虽重听,双目仍未迷。  神智多清醒,往事历能齐。  登山若平地,时傍沱江堤。  出门持手仗,何必携孩提?  饮食素为主,偶兼肉与鱼。  萝卜拌青菜,饮力足斤余。  餐烟九四载,结缘迄不离。  长长竹烟杆,熠熠闪紫泥。  我来凤凰县,闻之颇称奇。  不是坎坷道,二访寿星居。  床前一盆火,四壁照光绮。  身边烟一袋,含吐出云霓。  兀坐久不倦,心旷复神怡。  人言烟减岁,我谓差可疑。  况复防百病,饿时亦疗饥。  证之千古例,从不瘳毫厘。  另一位是1993年10月22日被中国老龄委授予“中国长寿之王”的龚来发,出生于1848年3月,是贵州省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茅天镇人,仡佬族,文盲,终生未婚,身高1.45米,体重30千克。1994年3月18日,是仡佬族农民龚来发146岁生日,他受到有关方面人士的亲切看望。1995年3月12日,龚来发在出生地去世,终年147岁。有报道:“龚来发老人耳聪目明,眉毛、胡子白而长,平时爱抽土烟叶,喜喝少量米酒,一日两餐,每餐半斤包谷饭,几乎从未生过病。他精神矍烁,性格开朗,与后生聊天喜欢开玩笑,高兴时还唱唱山歌。他在133岁前,仍坚持挑担下田、割草喂猪等劳动。1981年不慎摔断腿,从此不能走动。”  “长寿之王”龚来发从小家境贫寒,出生时一条腿残疾成跛脚。他半岁时丧父,母亲去世也早,14岁那年被本村一家姓向的苗族农民收养。现在向家已是第六代人抚养这位老人。他们和睦相处,生活愉快。全村300余户苗族、仡佬族群众都尊称他为老祖宗。当地政府领导逢年过节都要去看望,每月定期发给老人生活补助费。

tags:

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