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烟只是一件小小的普遍的对经典生活态度的善意的冒犯?

握住打火机 弹动大拇指 剔除黑暗的障眼法 将一只眼眶 半边额角 全部鼻梁挑出来 表明这里有一个人 在黑暗中熄灭男人抽烟男人为什么要抽烟?为什么只为了图那一小会的快感而甘愿置自己的健康于风雨飘摇的状况中?男人的抽烟大抵是出于一种悉心的安全感。至少它是你能把握住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抽出一支,点上火,让辛辣而温暖的烟流抚过我们疲惫的身体,使我们因为这熟悉和温暖而觉得妥帖、自在。作家陈村在一篇文字里说:“抽烟只是一件小小的普遍的对经典生活态度的善意的冒犯。”既然是“小小的”、“普遍的”、而且又是不带恶意的“冒犯”,那么,大抵也就不会触犯众怒吧,于是,男人们就放心大胆地吞云吐雾了。   男人抽烟大多有自己心爱的牌子,男人对香烟牌子的专一对应了女人对爱情的专一。于是香烟和爱情也有了缠绕不清的关联。许美静有一首歌叫《他抽的烟》,写一个痴情的女子跑遍了小镇去买她的他喜欢抽的烟。电影《新不了情》里,当刘青云到太平山买回她最喜欢吃的红豆糕时,袁咏仪已经离他而去了。可是,当这个女子买到了他要的烟,回来,等待她的一定是男人温暖的笑和深情的怀抱。所以,有的时候,烟并不如我们想象的可怕,它也可以是爱情的媒介。难怪辛晓琪会深情款款的唱:“手指淡淡烟草味道,记忆中爱的味道”,原来,烟草的味道早已经成为她心爱男子的一部分了。 女人抽烟 小时候,看电影,里面的女特务大多妖冶,而且总不忘手里夹一支烟,优雅的抽上一口,然后喷到对面男人的脸上。男人要么是坏人头头,于是他们就开始调情,女的坐到男的的腿上…(不是我不接着说,而是一般镜头就这样荡开了),如果万一男人是用铁链绑在柱子上的好人(被捕的地下党员什么的),这个男人大多正义凛然,虎目圆睁,瞪她一眼,然后这个女人就假装很得意的哈哈大笑,再浪一些的,女人大抵还会去摸摸男人的脸(嘛德!好象搞串了,那一般是坏男的对付江姐一类的女的的招招),进一步激怒他,总是这一套。简直让我幼小的心灵的阅读期待视野通行无阻。   小时侯的记忆总是深刻,搞得一直对吸烟的女的基本上没什么好感。令自己转变观念是看〈半生缘〉,喜欢里面梅艳芳抽烟的样子,觉得她把30年代上海滩的舞女演绝了,尽管剧中她显得巨瘦而且妖艳,依然心里喜欢的打紧,因为她基本上契合了我对那个年代那种身份女人的全部想象。现在,女人抽烟是相当平常的事,特别是在酒吧里,那基本上成了一道风景线。然而女人抽烟,最好是偶一为之,抽到一口大黄牙或者令一双春葱式的手指生出黄茧来,都是大损情趣的事。 戒烟如你 一位资深烟民曾得意的说:“戒烟很容易啊,我都已经戒了有一百次了!”待到我们疑惑地指指他手指间夹着的尚在燃烧的纸烟,他哈哈大笑,说:“我是戒了有一百次啊,可是每次都戒不掉!”戒烟当然困难,特别是对那些老烟枪而言。然而比香烟更难以戒掉的是:感情。“我可以戒掉烟,却为什么戒不掉你?”这是一个苦情的中年男子对感情万般无奈的感喟(姜育恒《戒烟如你》)。女人通常用剪掉一头长发来结束一段感情,而男人则通常是通过戒烟。头发终于还是会长长,烟戒了也可以开戒,所以男人女人都会开始去追寻并获得另一段新的感情。

tags:

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