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烟里的时尚灵魂??吸烟的一生众多生活方式中的一种

  香烟文化,我是从经验中感知的,而不是经由阅读懂得。成长使一个人获得有关生命的知识,同时也受到荒诞和颓废的诱惑。香烟就属于这类事物,与死亡和疾病相连,但充满神秘的美感。英语中有一个词,"decadence",直译就是"颓废"或者"堕落",然而都不准确。它的意思中包含一种激情的意味,一种有美感的反叛,尽管也许是不健康的。  但在过去,人们这种感觉并不清晰,为吸烟所做的辩解也常常流于粗暴或迟疑,直到一种文化要通过香烟来呈现和解释时,吸烟才被赋予了后现代象征:人们为"美"而吸烟,为"情"而吸烟,或者为"酷"而吸烟,常常不是生理的要求,而是形象、场景、姿态的需要。  在美国教书时,我和系里的一位法文老师安德雷成了朋友。他是个有点怪的法国人,神经质,热爱东方,当然嗜烟如命,是爱尔兰戏剧大师贝克特晚年在巴黎时最亲近的朋友。后来贝克特死了,安德雷便写了一本关于老友的回忆录,居然成为畅销书,于是被请到法国最知名的电视二台书评节目中进行访谈。作为一个怪人,他不打算循规蹈矩,他在气温正常的演播室里围着一条长长的羊毛围巾,公然在谈话开始后点燃了一支他最钟爱的高卢牌香烟,使主持人大惊失色。那支烟的作用十分成功,立刻使安德雷成为法国作家中令观众印象深刻的一位。他的香烟扮演了道具的角色,为他征服大众传媒立下了汗马功劳。  我在读到理查德?克莱恩写的《香烟》一书中关于法国高卢牌香烟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怪人安德雷。我曾和他分享一支烟和一杯红酒,因为那时他正患花粉过敏症,他的太太不让他喝酒抽烟。  两年后,正值美国各地纷纷禁烟之时,我去了一次法国。巴黎街头的咖啡馆里,我看到漂亮的女人们慵懒地坐着,修长的手指间都夹着香烟,烟雾在她们美丽的脸庞周围飘散,充满神秘的气息。而坐在她们对面的男人们,则望着面前的一杯杯白水,刮得干干净净的脸上布满凝重的神情。他们都不吸烟。这种情景放在二十年前是无法想像的。我想,这就是文化,以及文化的变迁。  《香烟》的作者,显然对这种变迁非常谙熟。他试图在后现代场景中给香烟一个迷人的历史定位,为此目的他大量地涉及了文学、哲学、历史和政治,从萨特到海明威,从比才的歌剧到好莱坞的电影,重新为人类的吸烟行为找回了它应有的尊严。也许是由于他优美而复杂的行文,也许是出于人类对即将消逝的事物的本能哀悼,总之,既使在反烟运动蓬勃兴起的美国,他的书依然获得了评论界的好评。  在作者看来,出于健康的理由反对吸烟并不奏效。既然已经成为一种文化,它就会遵循一般文化规律而存在或消亡,有时还发生意想不到的后果,比如美国禁烟运动的兴起,除了刺激了香烟的大量出口,还造成了雪茄的时髦,虽然雪茄对身体健康的害处远远超过香烟。  三年前,北京通过第一个公共场所禁烟条例时,我和杨东平、崔永元、郑也夫、尹慧一起策划了一期《实话实说》节目,讨论"吸烟"话题。本意是想引起人们对吸烟有害的关注,结果观众反而被吸烟者有趣的经历和自嘲的态度征服了。有如《香烟》作者所说,吸烟的一生恰好也是不断戒烟的过程,与从不吸烟相比,它既不更好也不更坏。它只是众多生活方式中的一种。

tags:

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