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茄品位??时尚、情调与个性的选择

情调,雪茄的魅力之一 人们在紧张工作时,或许要吸一支香烟缓解一下紧张的情绪。但是吸雪茄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很多吸雪茄的人却从来不吸香烟。孙平说:“我吸雪茄时欣赏的是那种情调。”他回忆说:“我记得那是一次在马赛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夜深了,来宾们都走了。只剩下我们几个挚友。我们拿出上好的‘哈瓦那’,一边品着干邑,一边吸着雪茄。我们谈起我们的相识,谈起共同的爱好和相投的志趣......雪茄的香气弥漫在客厅,我们都醉在其中。”雪茄的香气总让人产生美好的回忆。 雪茄发烧友 在吸雪茄的人群中,还有一群雪茄爱好者(Cigar Aficionado),对他们来说,欣赏雪茄是一段探奇的旅程。而且除了情调,还有更多讲究。人们在选择葡萄酒时,会讲究品牌、产地、年份,甚至批号等等。雪茄也存在同样的讲究。 吸什么雪茄完全是个性化的事情。对雪茄的选择取决于很多因素,如一天中的什么时候、气候、伙食、饮料,甚至季节和个人上腭的形状等等。雪茄的品牌、外观、味型、尺寸也是千变万化的,但是雪茄也有一些内在的规律,因为一个品牌的雪茄有着几百年的历史,她会有自己独特的、保密的配方。而且不同型号的雪茄也有其不同的特点。 看、捏、嗅、听四项原则 看。除了形状和尺寸依个人喜好而定外,要看看外观是否有因储藏不当造成的痕迹,如过干或过湿、有无霉点。外观应是温润、饱满和有细腻的光泽,不应有粗大的叶脉或叶绿素留下的痕迹。 捏。手感均匀,富有弹性。“活”的雪茄捏一下后能自然地恢复原状。卷得过紧则“嘬”起来费劲。如果烟叶卷排不均匀,燃烧就不均匀,口感则不会好。在挑选雪茄时,碰上已经“死掉”的雪茄是最倒霉的,这种雪茄常常能看到脚部“掉渣儿”。 嗅。在没有剪开之前,就应该闻到雪茄特有的一种复合香气,如果香、木香、烤肉香和轻微的辣味。一旦剪开,香气会扑鼻而来。学会用鼻子鉴别真正的“哈瓦那”是雪茄爱好者的必修课。低档的雪茄闻起来有一股“草”味。 听。“将雪茄放到耳边倾听它干裂的声音......”打住吧,这是误传!过去有一个比较“土”的风尚,就是吸干燥的雪茄。现在正相反。雪茄的香气和吃味,是雪茄爱好者挑选雪茄的重要依据。雪茄的味型取决于产地、取决于雪茄的大小、长短。就古巴雪茄而言,由于气候的立体化特点,山谷下坡处产的烟叶与平原上产的烟叶有所不同。山谷烟叶卷出的雪茄非常细腻、柔和;而平原雪茄则会浓郁、比较“撞硬”。 雪茄上品“哈瓦那” 世界上很多地方都生产雪茄,就象很多地方都生产葡萄酒。但是最好的雪茄,还是要数古巴的雪茄,人们用波尔多和伯艮第来称呼上好的葡萄酒,而用“哈瓦那”来称呼上好的古巴雪茄。 “哈瓦那”有很多古老的品牌。罗米欧和朱丽叶是其中之一。这个品牌也是著名的丘吉尔型雪茄的创始者。这种偏英国口味的雪茄非常适合有经验的雪茄爱好者。 大卫道夫(Zino Davidoff)作为烟草鉴赏家和爱好者,对雪茄发展到今天的辉煌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举世闻名的大卫道夫牌的1号、2号和城堡(Chateaux)系列雪茄,都是在古巴生产的。而与大卫道夫共同开发这些雪茄的是一位古巴卷烟师阿维利诺?腊拉。这位卷烟师也是古巴著名品牌COHIBA的缔造者。COHIBA是古巴革命后建立的品牌之一。COHIBA的名字来自一个古老的印第安词汇,Cochiba。1492年,哥伦布到达美洲后,发现当地印第安人用一种叫Cochiba的植物的叶子卷成筒子吸食,而这种筒子就是后来成为烟草的Tobaco。由此可见COHIBA的渊源。 1968年古巴烟草(CUBATABACO)特许了登喜路牌哈瓦那并只在伦敦销售。登喜路哈瓦那极为稀有,所以也鲜为人知。 由于意识形态的原因,大卫道夫的雪茄已经改在多米尼加生产,该品牌的雪茄突出了规范、精致的卷制工艺,并以高昂的售价而出名。在大卫道夫的专卖店里,也有COHIBA雪茄,而且是唯一的非专卖品牌。这足以说明“哈瓦那”的地位。 古巴的气候和土壤“制造”了“哈瓦那” 用于生产“哈瓦那”的烟叶,主要来自古巴最东部的以比那德里奥(Pinar Del Rio) 为中心的下武埃耳塔(Vuelta Abajo)地区,那里的原始植被主要是松林和阔叶林。那里的气候同古巴绝大多数地区一样,是半湿润气候,海风的吹拂使日光的照射不那么“毒”。更重要的是,那里的独特土壤条件(类似海南的红壤)决定了“哈瓦那”举世无双的品质。 神话的传说和雪茄的生命 “哈瓦那是在古巴姑娘的大腿上卷的。”这确实有点象神话。事实上,在置备卷雪茄的包叶烟时,得将烟叶的叶脉抽去。由于包叶烟的特殊性质,需要精心呵护以保持丝般质地,所以这些过程全部是由女人完成的,她们飞速地抽去叶脉的动作令人眼花缭乱。而且在分级时烟叶是放在姑娘们的大腿上的。这都是事实,于是有了神话般的传说。 在卷制雪茄前,烟叶要经过晾晒、熟化、多次发酵、陈化和分级等步骤。这些过程有时长达两三年。 雪茄烟叶的加工方法与烟卷用的烟叶完全不同。雪茄烟叶自采摘到加工到品尝到雪茄的那一刻,都是有生命的。每个阶段都必须保持特定的湿度和温度,就象对一个生命的呵护。遗憾的是,在雪茄尚未普及的今天,“死掉”的雪茄在机场的候机楼和烟摊儿上被大肆兜售。在这些地方,没有雪茄执照先不说,经营者甚至连起码的雪茄保管常识都没有。由于保管不善,雪茄干死了,再次加湿也能恢复弹性,但味道会变差。死掉的雪茄为真正的雪茄爱好者所不屑。 制造雪茄的烟叶从播种、育苗到收获的全部过程中,都拒绝使用化学品和金属工具,而且倾注了烟农的大量手工劳动。比如,烟田的耕作是用牛来完成的;每片烟叶在收获前要被亲手检查150次之多;烟叶的采摘也是由姑娘们柔嫩的手来完成的。 即使是在烟叶质量最好的烟田里,只有40%烟叶被精选出来用于生产上等的哈瓦那雪茄。卷制雪茄的烟叶基本上分三部分,即芯叶、束叶和包叶。雪茄的味道和“劲头”主要由前两者决定,而包叶则决定了雪茄的外观。 发酵是一项重要程序,烟叶要经过发酵,以祛除生烟的杂味,糖和尼古丁被分解,烟叶变得富有弹性并获得雪茄烟独有的醇厚的美味。发酵时的温度、湿度以及发酵时间的长短,决定着雪茄的味道。发酵后的烟叶还要进行陈化,至少要1年时间。 好的工业品倒象是手工精雕细琢的,而好的手工艺品则象是由精密仪器制造的。 雪茄卷制是一个工艺品制造过程,而且其高超的手工艺水平是几百年来积淀下来的匠艺。卷烟师用的工具非常之简单,一块木板、一把片刀和一个木模(用于比照雪茄的尺寸,但是一般不用)。没有机器或自动化设备。 在“哈瓦那”的雪茄厂的车间里,通常墙上挂着一幅切?格瓦拉的画像。在相当于教室讲台的位置,还有专人给大家念小说或播放古典音乐。熟练的卷烟工人每天能生产120支雪茄。高级卷烟师主要生产特殊的型号或品牌的“哈瓦那”。 卷好的同一型号的雪茄经过严格的品质检验,还要按其色泽排队,把颜色最一致的成品放在一起,用丝带扎好,准备包装。由于颜色分级完全是用肉眼完成的,初分一般由妇女进行,最后分色师再细分,所以负责这一工作的人物待遇很高。结果是你在市场上看到的“哈瓦那”保持着绝对的一致性,就象是机器制造的。在雪茄美学上人们投入了很大的气力。 “哈瓦那”在世界雪茄界的权威地位可以从它对型号的定义看出。即特定的名称意味着特定的型号和尺寸。比如,双科罗纳(Double Corona),就是指长度为19厘米、围长为2厘米的大号雪茄,这也是市场上最大型号的雪茄。丘吉尔(Churchill,专为那位英国前首相设计的,现已定型)则是17厘米长和1.8厘米围长。再往下是朗斯戴尔(Lonsdale,英国一位爵士),15-17厘米/1.6厘米......Gran Panetela、Panetela、Torpedo、Robusto、Corona、Petit Corona等等。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特制的雪茄,尺寸可随意。如有些特制“哈瓦那”长达24厘米,吸完这支雪茄需3小时之久。做起来可不容易,因为这需要包叶烟长度为40-55厘米。历史上曾有人为创记录而制造过这类巨型雪茄,二战前的“萨巴女王”长度为半米,荷兰的一家博物馆藏有一支5米长、262公斤重的雪茄! 虽然“哈瓦那”代表着最上等的雪茄,但是雪茄爱好者也并不是非“哈瓦那”不用。 如何找到适合自己的雪茄呢?只能通过品尝几种牌子和型号的产品,直到找到自己理想的雪茄。雪茄在包装上是不会标明烟叶的详细情况的,寻找适合自己的雪茄全靠你的感官。

tags:

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