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润物细雨 秋高气爽初秋的韵律清清爽爽 窸窸窣窣迈着稻花姑娘的脚步那丝丝缕缕的花香犹如轻纱拂面浑然不知身处何处 聆听稻花姑娘的脚步绕指柔香 心向阳光或平静如水的生活默....

    2018-09-05

  • 陆良坝子稻田的秧苗绿了。在一个雨过天晴后的傍晚,闲来没事,就独自一人推着自行车出门,顺摆羊河至白水塘、马路塘的田间公路往三岔河镇上方向骑行。正是稻花飘香的季节,才过南盘....

    2018-09-05

  • 未接的陌生电话
    接到妈妈病重的电话是在刚去学驾考的一个下午,挂掉电话后心急如焚给教练请假,安排安排生意,和妻子孩子直接坐车回老家。   病床上的妈妈疼得汗如豆珠,眼睛久久的注视着我们继....

    2014-12-11

  • 坚持十年的梦想
    阿柔是我本科时的同学,她来自农村,身材高挑,长发披肩,笑起来眼睛很迷人。从小在城市长大的我,起初和她并没有什么共同话题。和她聊明星八卦时,她总是先使劲地点点头表示认同,然后用....

    2014-12-11

  • 我爱桃花运
    “姑娘,你这个月运气不好,是不是被小偷把钱包偷了,工作也不顺心,和朋友闹意见了吧”夏末一个劲的点头,心想这个算命的还挺准,什么都知道。 算命的看了一眼夏末,对....

    2014-09-03

  • 哥哥的糖葫芦
    在儿时的记忆里,从来没人敢欺负我,因为只要我一哭,哥哥就会像保护神一样及时地出现,他很黑很壮,就算同伴的哥哥在场,也没人敢和他较量。   在我真正懂事后,才渐渐知道自....

    2014-07-16

  • 男人的面具
    男人真是强者吗?抑或他们只是戴着面具的可怜虫?   一  朋友请客,席间谈到他从政多年的父亲:  “我最记得小学时候逃学,被我爸爸抓到,他本来要打我,却又举起手不....

    2014-07-16

  • QQ风波
    章雨是个出租车司机,妻子晓兰在一家宾馆当领班。晓兰有时很晚回家,章雨感到寂寞,常在QQ网里消磨时光。一次,他点了一个昵称“23岁嫁给你”,开始视频聊天。聊了一....

    2014-07-16

  • 香艾满坡
    长白山深处坐落着两个民风淳朴的小山村,一个叫杏花甸,一个叫香艾坡。村名起得都很动听,可事实上杏花甸里无杏花,到处丛生着不成材的低矮灌木;香艾坡倒是遍地艾蒿,可除了割来晒干,....

    2014-07-15

  • 陈路和她的诺贝尔奖老公
    初识: 两个“书呆子”的相遇 生于1972年的陈路是江苏无锡人,1989年以全市高考第二名的成绩,从无锡辅仁高中考入中国科技大学生物系。1994年她赴美国南加州大学....

    2014-07-14

  • 2080年的爱情
    2080年的一天,任明打开墙壁上的巨型视屏,找到电影频道。他看着看着,渐渐被吸引住了。这部剧名为《惊世奇情》的影片写的是20世纪初的一个爱情故事,女主人公梦倩为了寻找自....

    2014-07-14

  • 凤凰传奇主唱荷塘的爱人
    2011年3月16日,辽宁省大连市金元大酒店内,一场盛大婚礼正在音乐中举行,当新娘杨魏玲花走过白色地毯时,新郎徐明朝激动不已地捂住了胸口,这时,现场的亲人们开始唱歌,一齐为这对新人....

    2014-07-14

  • 梦中的跋涉
    30年前,他在贵州工作,不到30岁就担任缉毒大队队长。母亲留在山东的一座小县城。    父亲过世早,只有一个儿子的老母亲常常梦到他,梦到孩提时的他依偎在自己的怀抱里。梦醒了,....

    2014-07-11

  • 安娜的夏天
    1   我在燥热的夏日午后收到安娜的信:“嘿,宝贝,我要回国了,想不想见我。”一直嗡嗡作响的空调机忽然安静了一下,我对着面前的一碗冰梨粥却开始心浮气躁起来。  ....

    2014-07-11

  • 爱是一种冒险
    1988年,她不幸从前男友身上感染上艾滋病病毒。几年以后,前男友死去,她才感到这种病毒的严重性。一时间,她无精打采,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26岁那年,她邂逅了现在的丈夫并告诉....

    2014-07-11

  • 嵇康父子两条路
    生个儿子当像谁?从外貌上来看,可能都想生个儿子都是自己的翻版的,如不像自己,那问题就大了。可是从对生活的设计上,是不是都想儿子是自己的翻版呢?大半人都希望儿子走的路不是....

    2014-07-11

  • 凋谢的黄玫瑰
    如今的职场内卧底比比皆是,尤其是那些相互竞争的大公司之间,互插卧底更是家常便饭,即使查出来也很少把事态扩大化乃至对簿公堂的,或许这也可以叫做职场潜规则吧。陈平就是这样....

    2014-07-01

  • 送一片温情
    白天亮刚到写字楼当保安,就爱上了一个叫陶丽娜的女孩。可一打听,陶丽娜有男朋友了,叫艾球,是球迷俱乐部的。 白天亮正抱怨自己命苦,一个女孩打来电话:“您好,这里是温情帮....

    2014-07-01

  • 心的第三道门
    爸说妈是我气死的,他为了多活几年,只好任我自生自灭了。   爸又给我娶了个后妈,我全当没这个人,好多天也没理她。   那天晚上,说不管我的爸死皮赖脸检查我的作业,结果....

    2014-06-30

  • 寻找女儿沙颖川
    高高细细的个子,长长的脖子,纤纤的手脚,乌金子的发或高挽、或瀑披着,面目也清秀可人。她是个缩小版的美人儿,像个尊贵的小公主,任谁见了也不能不放软目光,嘴角露笑。  ....

    2014-06-30

  • 失去亲密女儿的时间到了
    和女儿在东京迪斯尼玩了一个星期,她要先回香港,第二天我自己就要回北京工作。趁着上飞机前的时间,准备去做头发,女儿说,我陪你去。   做头发是很闷的一件事情,但是女儿居....

    2014-06-30

  • 我的四个假想敌
     二女幼珊在港参加侨生联考,以第一志愿考入台大外文系。听到这消息,我松了一口气,从此不必担心四个女儿通通嫁给广东男孩了。我对广东男孩当然并无偏见,在港六年,我班上也有好....

    2014-06-30

  • 爱情补丁的华丽转身
      1  甄烟繁走出夏思迁家大门的时候,鞋跟突然就断了。她追着李小刀的背影大叫了两声,李小刀转过身来看了看她,没发现什么异常,于是重又往前走。等李小刀的背上遭了一次不轻不....

    2014-06-27

  • 三十岁男人的爱情
    三十岁这一年,我终于在东郊买了一个房子,两室一厅,交完首付,还有二十年的还贷期。  很多个晚上,我一个人在两个卧室间不停地进进出出,心里充满了喜悦,我终于有了自己的房子,结束....

    2014-06-27

  • 北京潘家园爱情往事
    刚来北京那会儿,我住在潘家园附近。每天跑很远的路去找工作,都不是很顺利,偶尔有闲暇便踱去古玩市场晒太阳,有时也跟那些操着京腔儿的外地大老爷们贫几句。日子窘迫是够窘迫,但....

    2014-0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