凋谢的黄玫瑰

01.jpg

 

如今的职场内卧底比比皆是,尤其是那些相互竞争的大公司之间,互插卧底更是家常便饭,即使查出来也很少把事态扩大化乃至对簿公堂的,或许这也可以叫做职场潜规则吧。陈平就是这样被远景公司安插进盛世公司的一个老牌卧底。由于沉稳和干练,陈平已成功跻身于盛世公司的核心管理层,导致盛世公司的许多绝密情报源源不断地传回到自家公司。说起来陈平并不是一个人在奋斗,公司另外还安插了两个助手进盛世公司,不过为了保密需要,三人从未见过面,不,同在一家公司面是肯定见过的,只不过三人都不知道而已,陈平只知道他们的代号是“天狼”和“沙漏”,而自己的代号则为“黄玫瑰”。平日里三人都是通过电子邮件联系,邮箱是专门注册的,绝不为外人知,电脑则随机在各处网吧里寻找。
 
最近一段时间陈平发现情况不妙,一是获取情报的难度越来越大;二是好容易窃得的一些情报,其质量却鱼龙混杂:一般的情报是真的,而要紧要害的情报则是假的,这样一来远景公司在得小便宜的同时就吃了大亏,同时本公司的情报频频遭泄。公司高层在吃了几次亏后分析断定:“天狼”和“沙漏”这两人中有一人变节了,导致盛世公司频设迷魂阵引陈平上当。公司高层给陈平发出指令:立即找出变节卧底!
 
陈平深知变节卧底的可怕,此人的存在迟早会危及自个。实际上最近已能感觉到来自盛世公司的一些异常,尤其是副总傅东国的敌意,变节者肯定已向盛世公司汇报了公司内部“黄玫瑰”的存在。苦思冥想几天后陈平终于想出了一个绝佳的法子。这天晚上,陈平在一家偏僻的网吧里发出两封邮件,公司管理人员的电子邮箱在各人的名片上轻易就可以查到,所以发送邮件并不会暴露自身。邮件一给副总傅东国,内容是:“我是远景公司的高级技术人员,手中握有大量你们急需的情报,你们一定会感兴趣的。若有意,请于明早八时在西城区楼外楼茶社见面商谈。见面时手中各拿一朵粉蓝芍药花,八时整你把手中芍药摇上三摇,我即现身。”
 
第二封邮件给“天狼”,内容为:“天狼,事情危急,所以启动紧急接头方案,需面见。明早八时西城区楼外楼茶社,以粉蓝芍药花为号,须化装。为防止临时出现意外,若有人把手中芍药摇上三摇,立退。切记,先不忙亮出你的芍药。此令,黄玫瑰。”
 
第二天早晨,西城区楼外楼茶社,傅东国紧张地等待着前来投诚的人,面前的茶案上一枝粉蓝芍药娇艳欲滴。八时整,他拿起芍药摇了三摇,可是,一直等到中午,也没有人来接头。他不知道茶社的一角坐着一个弯腰弓背须眉花白的瘦老头。一见傅东国摇动芍药,瘦老头弯腰慢慢出了茶社大门,一待拐弯傅东国的视线受阻,老头腰就直起来了,然后迅速上了车子扬长而去,他不是别人,正是天狼!陈平知道天狼没有变节,如果天狼是变节卧底,他见傅东国手持芍药准时准点前来接头,就一定会认为傅东国就是黄玫瑰的,那样的话他就会向盛世高层报告,傅东国就会受到怀疑乃至停职审查。傅东国的无事证明天狼的正常。
 
又过了好几天,陈平再次向傅东国发出跟上次一模一样的邮件,同时解释说上次是临时有事,这次一定现身,同时他向另一个怀疑对象“沙漏”也发出跟上次发给“天狼”一样的邮件。傅东国自然是再次欣然赴约,要是凭一己之力笼络住远景公司的核心技术人员,其功可谓大矣,自个在公司内的地位就可以扶摇直上了。
 
茶社内,八时整,傅东国再次把芍药摇了三摇,然后,真有人现身了,不过不是那所谓的远景公司的技术人员,而是本公司的老板。老板既是吃惊又是愤怒地吼道:“傅东国,原来你就是黄玫瑰!我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出卖我?你这个卑鄙小人!”
 
隐身在暗处的陈平大喜:真相大白了,“沙漏”就是那变节的卧底!他收到邮件后一定向盛世老板暗中作了汇报,这才导致盛世老板此时现身,演了场当场捉奸的好戏。
 
这真是个一箭双雕的妙计。即使盛世公司事后发现上了当,只怕傅东国也呆不下去了,他本是个心高气傲的人,哪受得了老板对他如此的呵斥和猜疑?回过头陈平立即秘密向远景公司作了汇报,公司立即切断了与沙漏的联络,这样一来沙漏就彻底失去了使用价值,只怕盛世公司也将弃他而去。叛徒从来都会受到双方的鄙视的。那么有朝一日自个要是暴露了,会不会也是如此下场?陈平这么一想不寒而栗,又狠命摇摇头,不敢细想,只能长叹一声:“人在职场,身不由己啊!”
 
这天,陈平意外地收到一封邮件,是沙漏发来的:黄玫瑰,我输了,输得心服口服。我没有脸再呆下去了,只能从此销声匿迹浪迹江湖。不过我有一事一直不明,此事不明我将死不瞑目——你到底是谁?你如果可怜我的话,明早在你的案头上摆上一盆黄玫瑰好不好?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事已至此,我早已心如死灰,绝不会再兴风作浪的。拜托你了,沙漏。
 
陈平一边彻底删了邮件,一边心中大笑:我会傻到冒这么大的风险吗?
 
第二天上班时,哼着小调的陈平一跨进盛世公司内属于自个的办公室心里突地一惊,案头赫然摆放着一盆黄玫瑰。这是哪来的?是花工无意中摆放的吗?要是让沙漏看到就会认定我就是黄玫瑰,万一向老板报告……
 
没时间多想了,陈平纵身上前端下花盆,忽然心中一颤,隐隐觉得不妥,可一时又想不明白哪里不妥,就在这时身后有人说话了。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盛世公司的老板,不知他从哪里冒出来的,声音冷如冰雪:“陈平,你急着把黄玫瑰搬下干什么?是不是昨天晚上收到那封邮件了?”
 
只有真正的黄玫瑰才能收到那封邮件。陈平大惊:上当了,自己的卧底生涯到头了!

tags:情感

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