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跋涉

01.jpg

 

30年前,他在贵州工作,不到30岁就担任缉毒大队队长。母亲留在山东的一座小县城。
   父亲过世早,只有一个儿子的老母亲常常梦到他,梦到孩提时的他依偎在自己的怀抱里。梦醒了,她静静地呆坐在床沿上回忆梦中的情景。她喜欢做梦,在梦中紧紧抓着儿子的手,在梦中为儿子掖掖被角,抚摩儿子已经稍有沧桑的脸,和儿子没完没了地说话。

   那天,她听邻居老太太说,儿子的工作挺不容易,整天和毒贩子打交道,有时还有生命危险。她当时就害怕了,接着就托人打电话让儿子赶紧回家。那天夜里,她做了噩梦,梦见儿子与一伙毒贩子搏斗,受了伤倒在了血泊里。她吓醒了,起了床,揉着哭干了泪、没了睫毛、干涩的眼睛,掐了掐自己的腿,感觉生疼,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一阵惶惑之后,她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一个梦刚结束,另一个梦又开始了:儿子接到电话,正坐车往回赶。她太高兴了,马上就可以见到儿子了!她连忙起了床,点亮油灯,洗了把脸,借着昏黄的灯光照了照镜子,然后锁上门,起身到火车站去接儿子。去火车站要走30多里路,途经一座山、两条河。正是青纱帐起来的时节,路上没有一个行人,只有几颗晨星若明若暗地陪伴她孤独前行。

   她一直是个胆小的人,每当夜幕降临,就早早地关上门,并且用撑门杠把门撑个结实,床头上还放把剪刀。可那天晚上,她一点也没感到害怕。路不好走,她跌跌撞撞地赶到车站不久,天就亮了。在车站的站台上,她欣喜地等待着儿子归来。

   车站里没有一个熟悉的人。她忽然怔了一下,然后惊醒:根本就没有人告诉她儿子已经接到电话了呀!没有人告诉她儿子回来了呀!是自己做的一个梦!

   老人叹了口气,颓唐地坐在了地上。过了一会儿,她使劲站了起来,费劲地抬起双腿,深一脚浅一脚,慢慢地往家挪。此时她才感觉到,30里路是那么遥远啊。

   儿子不久就知道了这事儿,这个铁骨铮铮的硬汉子落泪了。他找到领导,放弃一切职务,请求调回老家。他说,单位里没了我,还有人顶上,家里的老娘离不开我,再也不能让老娘在梦中哭醒了,再也不能让老娘在梦里跋涉了。

tags:情感

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