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的糖葫芦

01.jpg

 

在儿时的记忆里,从来没人敢欺负我,因为只要我一哭,哥哥就会像保护神一样及时地出现,他很黑很壮,就算同伴的哥哥在场,也没人敢和他较量。
  在我真正懂事后,才渐渐知道自己的哥哥是个“半傻子”,也就是现在常说的“弱智”。上学后,我一直无法面对这个现实,为此,我多次和同学吵翻了天。他们只要喊一声“傻棒子,你妹子叫你”,哥哥就会飞奔过来听人家摆弄。哥哥的“半傻”让我越来越自卑,于是我开始有意无意地躲着他。上三年级那年的冬天,一天下学后,一个女生让我去看她爸从城里带回的新挂历。我们从学校后墙翻出去,绕过校门口的时候,看见哥哥在那里直直地站着,模糊中看到他手里是一串鲜艳的糖葫芦。我跑出去很远,还能看到哥哥倔强的身影站在那里,身边孩子们的讥笑声钢针一样刺着我的耳膜。

  同学家的挂历真漂亮,我一页页地翻看着,忽然听到远处有人喊我的名字。仔细听听,正是哥哥变了调的声音。我没答应,挂历中美丽的女明星让我幼小的心灵产生一种深深的自卑感,想到自己的哥哥是个傻子,什么心情都没了。

  天黑时我才回到家,爸妈看到是我一个人,急忙问哥哥哪儿去了。我懒得回答,心里只想着那本美丽的挂历。爸爸二话没说跑了出去,妈妈急得哭起来,我忽然想要是哥哥就此丢了才好,这样我和别人的差距就小了。

  半夜我从梦里醒来,听到妈妈的哭声,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哥哥已经扑了过来,抱住我号啕起来:“妹子你回来啦,可吓死我了,你上哪儿去了,你怎么也不答应我啊?”

  那时哥哥已经十五岁了,却哭得像个小孩。身上的衣服满是尘土,手里居然还攥着那串糖葫芦,只是完全变成了土黄色。后来我才知道,哥哥听说我和同学离开后,就满村子找着喊我,没找到,就一路跑到了邻村去找。爸爸是在离家二十里远的村子找到他的。从此,爸爸再也不让哥哥接我了。那时,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考上县城的高中,那样再不会有人笑话我有个傻哥哥了。

  十五岁那年,我终于如愿以偿地考上了离家百里的县一中,一周才能回家一次。没了哥哥带来的烦恼,我学习非常好。第二年,忽然听说哥哥要结婚了,这让全家都很高兴。听邻居说我未来的嫂子就是县城近郊的,可人长得很丑,而且眼睛还有毛病。

  我没能参加哥哥的婚礼,其实我压根也不想去,我无法想像一个半傻子和一个又丑又残废的嫂子在一起是什么样。回家后爸妈一直在叹气,告诉我结婚那天哥哥一直在门口等着我,被老丈人一顿好骂。新嫂子更是厉害,因为哥哥入赘要改姓,所以指着哥哥的鼻子说既然以后是她家的人,我这个妹子就不要再管了。

  果然,哥哥结婚半年后我回家才再次看到他,瘦了很多,也老了很多。哥哥看到我愣了一下,马上像小时候一样把我抱了个满怀,连声叫着妹子妹子。他的力气很大,我挣不开,就这样由他抱着。十分钟后,哥哥终于松开我说得走了,要不赶不回去。我才知道哥哥是骑着一辆破自行车赶了一百里地来的。我送哥哥到村口,他偷偷塞给我一个塑料袋,里面都是一毛两毛的纸币。我问:“你哪儿来的钱?”他居然有些狡黠地笑了:“你嫂子让我出摊卖棒子(玉米),这是我偷偷留下来给你买糖葫芦的。”那些钱都很破旧了,上面还留着很多泥土。我忍不住拉着哥哥满是裂纹的大手,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此后我再没见过哥哥,高中第三年,一次下课后去校外散步,在一个自由市场的门口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居然是哥哥,在一辆三轮车上吆喝着卖棒子。我吓了一跳,正考虑是不是躲开,他已经看见了我,疯了一样跑过来就要抱我。同行的女生吓得尖叫起来,我连忙说这是我哥哥。同学疑惑地看着我们:“他是你哥哥?”然后压低声音说:“怎么看起来有点傻似的。”我一下想起小时被笑话的情景,就听到哥哥大声说:“俺就是她哥,俺才不傻哩。”话音还没落,就听到一个尖利的声音喊道:“你个死傻子干什么去了,还不滚回来。”哥哥一哆嗦,我猜这就是我从没见过面的那个嫂子。果然,一个奇丑无比的独眼女人走过来,指着哥哥的鼻子大骂道:“你个傻棒子不好好看着摊,跑这儿勾引小蹄子来了。”我气得要和她对骂,哥哥急忙拉了我一把:“妹子你别着急,要不你嫂子回去该拿鞭子抽俺了,俺,俺回了,妹子你好好的。”

  哥哥委屈地跟着嫂子走回去,低着头偷偷看着我。我强忍着泪水离开市场,我知道,很快学校就知道我有个傻哥哥了。

  果然,那个女生很快把那天的事传了出去,同学们都知道市场有个卖棒子的傻子是我哥哥,争相去看。我再一次陷入了小时候的困境,这个傻哥哥难道注定是我的恶梦吗?

  那之后我轻易不再到校外去了,一天我正在操场的角落看书,看门的老大爷走过来说门口有人找你,我走过去就看到哥哥又像小时候一样直直地站在那里,手里举着一串糖葫芦,看到我就喊起来:“妹子妹子,你嫂子给了我五毛钱,看,刚蘸的糖葫芦,又酸又甜的。”他夸张的大块头和兴奋的叫声那样不协调,好奇的人们又哄然笑起来,一个该死的男生还尖声学着:“妹子啊妹子……”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夺过糖葫芦扔在地上,发狠地用脚踩着,“你走,谁是你妹子!”

  人们愣住了,哥哥的笑容凝结在脸上,嗫嚅着还没说话,嫂子又出现了,一把揪着哥哥的耳朵往回拽:“我让你偷钱,我让你偷钱,你真傻还是假傻,还学会偷钱给‘娘家’人了……”

  哥哥孩子一样被嫂子拽走了,我木头般地离开喧嚣的人群,莫大的耻辱让我听不到任何动静。这时一只足球从操场飞过来,我被狠狠地砸倒在地上,头重重地磕在压着篮球架的水泥板上,昏了过去。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医院里,头上缝了五针,妈妈在旁边哭得死去活来。我却有些解脱似的,起码这阵子不用在学校被人笑话。只是过完年就要高考了,我的学习肯定会被耽误的。

  第二天,忽然有同学来看我,并且争着留下来为我补课。我很清楚,这些和我一样的农家子女都很刻苦,他们肯花费宝贵的时间来帮助我让我感到很意外。

  五天后我出院返校,发现大家的举动都有些古怪,室友们不但不让我打饭,而且连我的衣服都要帮我洗,让我妈妈放心回家。这让我非常感动,心想自己一直是太小气了,其实同学们都挺好的。

  一天我在收发室看报纸,忽然看到哥哥出现在大门口,抱着一堆玉米站在那里。我迟疑着走出去,哥哥看到我愣了一下,撤腿就跑,怎么喊都没用。这时我听到收发室老大爷叹了口气说道:“丫头,自从你住院之后,你哥哥每天都抱着一堆玉米来学校,见人就说他妹子摔着了,让人多照顾照顾你。你那个嫂子整天跟过来骂街,可怎么都骂不走,一直到把玉米都送完,你的同学都答应照顾你才走。唉,其实有时候傻子比正常人还聪明,你哥哥还说不让告诉你,怕你让人笑话哩。”

  我回到宿舍挨个问同学们,果然如老大爷所说,几乎所有人都收到了哥哥送的玉米。即使我嫂子天天骂,哥哥却再没有退缩过,只是重复着一句话:“我妹子摔着了,你帮帮她,我给你棒子。”

  最后,同学说有这样一个好哥哥,就是再傻也是幸的。我哭个没完,傍晚的时候,妈妈从家来看我,听我说了这些后长叹一声道:“其实你哥小时候最聪明最能干了。有一次你看到村里有人卖糖葫芦,闹着要吃。你哥没钱买,就说能不能赊一个。卖糖葫芦的逗他说你能爬上那棵老槐树我就送你一串。你哥二话不说就爬上去,谁知被绊倒摔了下来,当时就昏了过去。抢救了一天才醒过来,从此就成了这样半傻的样子。可怜他昏迷中还一直喊着你,说哥马上就给你买糖葫芦回来……”

  我再也听不下去了,一路跑到市场,哥哥果然还在那里守着摊子。我一下扑进他的怀里,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哥哥吓了一跳,马上又明白过来,什么都没说,只是用满是泥土的胳膊紧紧搂着我。他知道我此时最需要他的拥抱,即使他再傻也知道,我深信不疑。

tags:情感

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