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接的陌生电话

01.jpg

 

接到妈妈病重的电话是在刚去学驾考的一个下午,挂掉电话后心急如焚给教练请假,安排安排生意,和妻子孩子直接坐车回老家。
  病床上的妈妈疼得汗如豆珠,眼睛久久的注视着我们继而愤怒地转向父亲,“多大点事啊,给你说不要告诉孩子你偏不听,孩子生意刚有点起色又叫他们分心……”妈妈有气无力的说着。我紧紧握着妈妈的手,面对着那双担忧的眼睛我突然疼到失声痛哭。
  妈妈抽出手,哆哆嗦嗦擦擦我眼角的泪示意我不要伤心。这就是我任劳任怨的母亲即使是在自己最心力交瘁的时候,也无法忘记自己的孩子,无法放弃对孩子的爱和关怀。
  妻给母亲擦了擦额头汗珠,儿子床前床后高兴地叫着奶奶,奶奶把孙子搂在怀里,孩子的胳膊紧紧揽住奶奶的脖子,母亲艰难地侧下身,眼里流出了泪水,我知道那是幸的泪水……
  苦日子好像终于熬出了头,幸如约而至。急性阑尾炎引起的全身不适,庆幸母亲逃过这场劫难,没有令我落到子欲养而亲不在的地步。
  毅然决定在家陪母亲,长这么大,竟让妈妈操心了。当初信誓旦旦豪气冲天,如今却一事无成心有多么的不甘!学习没学好,更多时候却裸着五百度近视的双眼视线迷蒙捂着滚烫的双脸望着窗外自惭形秽。朋友说的我这人软的没亮点。生意来电话不接,教练来电话不接,同学来电话没接。这几天一个陌生电话老响个不停,干脆挂掉。虽然平庸没亮点却是父母的唯一,尽好孝道报答养育恩,帮母亲渡过难关,记得小时候有个肚子疼的毛病,是母亲一次次背着我去村里的卫生所……
  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开门。风尘仆仆,落魄。只能这么形容,“不小心在电梯上摔了一跤。”高老师大包小包的闪了进来。沏茶落座,那天见到老师的情景又现眼前。
  十多年没见了,竟和高老师同在一辆车上学驾考。
  还是那么衣履整洁,说起话来抑扬顿挫,颇有气势的打手势。
  “高老师,我激动得喊了一声。”你是……老师回过头若有所思。
  真的记不起我了,我有些失落。
  “老高,快点,轮到你了”,教练盛气凌人在车上张牙舞爪。
  “同学,回来聊,”高老师落带歉意小声地对我说。
  真的记不来了,“老师一般记住最好的和最坏的,一看你就是中间最平庸没亮点的,就像咱们身边的这些人”。一个高个微笑着点点头对我说。
  “就像咱们,这么多人围在一起一样陌生。”众人目光全聚焦在我身上,我尴尬的表情笃信自己绝对是一个颠覆众生的神情,哪怕有一点缝隙也钻进去。
  我真的很平庸,好像一事无成,初中毕业做点小生意至今,也难怪人家老师记不住。
  父亲来电话,母亲病重。
  “咋不打个电话,我好去接您。”我有些忐忑不安望着风尘仆仆地老师。
  “电话都打爆了,你咋回事也不接?”岁月已经将老师那张帅气的脸淡化出皱纹的痕迹,语气却是那么有亲和力。“正好看看你母亲,那次真不该上车,回来发现你不在,看到你失落的眼神后悔死我了,王太双,你的同桌赵德伟,后面王鹏……你的数学成绩很差,我多半对你很无语……”
  我睁大眼睛紧张地注视着语气严肃地老师,“谁都希望自己的学生桃李满天下,个个士兵当将军,现在我只希望我的步入社会学生们平凡幸过一生。我联系了咱那班级的所有同学,我要牢牢记住你们每位同学的名字。1月15号,你的生日那天聚会……”我们聊人生聊未来聊了很久,老师的话暖暖的撼人肺腑好几次如鲠在喉大颗大颗的泪珠滴落在茶水中。
  从同学那我了解到老师为了找到我没去学驾考,为了不再忘掉他教过同学名字专门在电脑上输上所有同学信息。失落,郁闷,那些郁积在心底的灰色情绪在一瞬间蒸发而掉,我相信老师潜移默化影响到了我!他的话真的能够冲淡一直蒙在我心中自我平庸的阴影。
  我一直后悔为啥没接那个陌生电话,134680……我郑重输上老师——高有全。

tags:电话

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