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师宗河谷

  • 收藏
  • 信息来源:云南省曲靖市师宗县烟草分公司
  • 发布时间:2018-09-17
  • 关注:
  • 字体: 增加 减小

乌蒙山一脉,从几百里之外延伸到曲靖、红河、文山三地州结合部,突然向东西两面一闪,在南盘江畔铸就了苍茫茫的深谷,造就了师宗河谷山乡里的大小水乡,也造就了秀美的河谷梯田。

师宗县境内生活有少数民族35个,其中,本地少数民族5个,外来民族30个,本地少数民族彝族、壮族、苗族、瑶族主要分布在龙庆乡、高良乡、五龙乡河谷地区;回族主要分布在丹凤镇、雄壁镇、葵山镇。

高高的河谷山,静静的村寨,自有它独特的风景。在师宗河谷生活久了,我觉得,九月的师宗河谷,是山中最艳丽的风景。

立秋刚过,赶秋的人们还没有从秋场喜庆喧闹的气氛中平静下来。此时,行走在师宗河谷的山中,站立在蓝天白云之下,沐浴于阵阵秋风之中,已经深切地感受到,师宗河谷醉人的秋季已经来到了。

九月的阳光,像是过滤了一样,特别的通透而明晰。蓝天碧空如洗,大地一望无际。群山起伏,溪流蜿蜒,万千景象,尽收眼底。

最先扑入眼帘的,是那层层梯田。师宗河谷多山,那梯田是从山的斜坡上开凿出来的,层层叠叠,弯弯曲曲。梯田中的稻谷成熟了,变得一片金黄。在大山深绿色的背景下,显得格外醒目。山高风大,在风的吹拂下,稻浪翻滚着,那沉甸甸的稻穗摇曳着,似乎在向人们亲切地点头、招手。

在那深深的山谷中,不时传来“咚、咚、咚咚……”的声音,初听起来,有点像苗鼓的节奏,那是河谷人最熟悉最喜欢的鼓点。但这个却不是,是那山里人打稻子的声音。山里梯田单丘面积小,打稻机一般抬不上去,就用最原始的谷桶板禾。那声音,极有节奏,极有韵律,激荡在幽静的峡谷中,像一声声远古的鼓点,显得苍凉而悠远。

山谷的拐弯处,由河水冲击的河滩上,这时,铺满了一张张晒簟,这是竹篾编成的簟子,专门晒稻谷或其他庄稼用的。整齐地排列在布满鹅卵石的河滩上,里面堆上稻谷、包谷,用木耙子摊平,在烈日下暴晒着。那稻谷是金黄色的,包谷是橙黄或粉红色的,而河滩的鹅卵石是白色的,周围的山是青黛色的,水是碧玉色的,于是多种不同的颜色,巧妙地调和在一起,是那么的耀眼夺目,又是那么的和谐生动,没有哪个画家的调色板,能调出这么层次丰富、靓丽而逼真的色彩。

秋水是那么的清澈明静,静静流淌着,不像夏日里那么喧哗。水车仍在转动着,时而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像是河谷的老人,给孩子们唱着古老的童谣一般,悦耳动听。这时,太阳慢慢移动着,乡村的节奏似乎放慢了。

成群的鸡儿也到河边来觅食,它们很悠然地走动着,老母鸡发出“咯咯”的声音,时刻招呼着小鸡仔。小鸡仔们欢快地叫唤着,就像孩子们跟着母亲去赶场一样快乐。

河畔的小舟,停泊在岸边。秋忙季节,人们渡河过后,把船系在岸边的树下,就不再去理会她。她兀自在水中漂摇着,有一种“野渡无人舟自横”的境界。

鸭群在河里游弋着。也许是玩久了,成群地蹲在岸边和水草中,梳理着羽毛,歇息着。

孩子们也在秋水中游玩。他们脱光衣裳,跃入水中,身子晒得黝黑黝黑,像是光溜溜的泥鳅。时而打起水战,将一江碧水,掀起白色的浪花……

河边多鹭丝鸟,一群一群的,站在浅水处扑食小鱼。偶尔受惊动,一群群“噗”地飞起来,向着密林深处。雪白的鸟儿点缀在绿色的幕布上,就像坠入一个绿色的梦里……

河谷人忙碌着,屋前屋后,收获着庄稼。他们的庭院里,晒满了庄稼的果实。河谷多干栏式屋楼,干栏式屋楼前的柱子上,已挂满了一串串红辣椒。那辣椒,红艳艳的,个儿又大又长,一簇簇,一串串,象征着火红的生活。

河谷人习惯于将部分包谷和红薯挂在堂屋顶上。他们将包谷棒的壳拆开,翻过去,倒捆着,挂起来,露出的都是大个的果实饱满的包谷棒。于是,各家的堂屋顶上,密密麻麻又整齐有序的全是包谷和红薯。

在这种丰收的氛围中,河谷人心里踏实了,笑了。笑得惬意,笑得甜蜜。

河谷人还习惯在屋前屋后的庭院里栽柿子树,有多子多之意。深秋时节,河谷人家庭院里的柿子树挂满了柿子,叶儿落了,果儿红了。那鲜红的柿子,叫火烧柿,就像一个个大红灯笼,高高挂起,映照着苗家人的幸生活。

我有点陶醉了,在这师宗河谷之乡的秋季。

tags:师宗

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