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入白露后的滇东

  • 收藏
  • 信息来源:云南省曲靖市师宗县烟草分公司
  • 发布时间:2018-09-21
  • 关注:
  • 字体: 增加 减小

白露一过,秋天便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来临。也许你还在抱怨暑气未消、大汗淋漓,仿佛夏天赖在这里不想走似的。但秋天的确来到了我们身边,只是我们没有觉察出来罢了。即使在彩云之南的滇东,秋天的脚印几乎随处可见,它存在于一些细微的变化之中,树叶不再茂盛,草木开始枯黄,连河里的水也变得有些凉了。  

秋天明净,秋水妩媚。同样的山水,到了秋天也变成一幅明朗简洁的油画,让人觉得耳目一新,似曾相识了。  

秋天又是昆虫一展歌喉的舞台。墙角下的草丛里,一场不分昼夜的音乐会开幕了。蟋蟀、黄蛉和金蛉子等秋虫,这些大自然孕育的小精灵,也在萧瑟秋风的吹拂下陆续登场表演,开始了彻夜不停的演唱。“瞿瞿瞿”,这是蟋蟀中气十足的嗓音,在中国古代的秋夜,当织女在油灯下忙于织布的时候,相伴的只有在墙角下鸣唱的蟋蟀了。由于蟋蟀的叫声仿佛在催促快点织布似的,于是,蟋蟀又有了“促织”这个别名。据科学家们研究,蟋蟀是一种古老的昆虫,至少在地球上已经存在有1.4亿年的历史。每个宁静的秋夜,草丛中便会传来阵阵清脆悦耳的鸣叫声。听,这是蟋蟀们又在开演唱会了!蟋蟀从8月开始鸣叫,通常在野外摄氏20度时鸣叫得最欢,气候转冷时即停止鸣叫。雄虫遇雌虫时,其鸣叫声可变为“唧唧吱、唧唧吱”,这是蟋蟀在谈情说爱时唱的情歌。

滇东的秋天,总是迈着蹒跚的脚步,迟迟不肯到来。或许不是不来,而是粗心的你很难感知她的到来。但是用心的你,定能感知她轻盈的步伐;定能感知她的悄悄;定能感知她似春非春的娇羞,似夏非夏的热烈。  

走出小区门口,一阵微微的细雨,一丝微微的凉风。树上的紫荆花瓣和着黄叶儿纷纷扬扬,飘飘洒洒。让你分不清是春还是秋。站在花树下,思绪总会被拉得长长的,长长的,仿佛自己就是诗人笔下那个等爱的女孩。  

走在大街上,随风而来的是一阵阵扑鼻而来的桂香。时而淡雅,时而浓郁。远远望去,只见满是苍劲墨绿的叶片,走近,却见团团锦簇,密密仄仄的碎米花儿。这细小不起眼的小碎花儿,经不起秋雨的一个媚眼,秋风的一声轻唤,就那么心甘情愿地去了。就这么洒落了满地的相思。  

走向田野,是一眼望不到边的灿烂。金黄的稻穗,灿烂了农民的脸颊;丰盈了诗人的笔尖;拉长了摄影师的镜头。  

走向山野,那绿的叶,黄的叶,红的叶,层层叠叠,美不胜收。那漫山遍野的山花,红的,白的,黄的,紫的,数也数不清,看也看不尽。让你感觉有走在春天里的感觉。

秋风起、秋雨落,秋花淡、秋草黄,踏着寒露,行走滇东乡间,秋色甚觉浓。稻田里的穗子已经沉甸甸,一半青一半黄。一低头,却见田野的另一边,一簇簇、一丛丛、一穗穗的狗尾巴草,在秋风中舞蹈。狗尾巴草通常大部分为绿色,秋天却赐予这片狗尾巴草最神奇的色彩——紫色,远远望去,如紫色的丁洋。置身于这片紫色狗尾巴草世界里,秋阳倾斜,橘色的耶稣光晕,和风漫舞的稻田,如静谧的写生水彩,满眼尽是纯美的紫色。连呼吸都是甜美的气息,流淌的自然和浪漫,汇成了一曲婉约的爱情之歌。

tags:滇东

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