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按常理出牌的CEO

约翰.塞恩(John Thain)是一个办事极有条理的人。表面上,他在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仅两年的)CEO生涯似已插上了“疯狂”和“机会主义”的标签。 这位前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总裁入主纽约证交所时,薪水比其上一份工作低了1600万美元。在他的带领下,这个全球最大的股票交易所已经成为一家上市公司;收购了大型电子交易公司Archipelago Holdings;准备放弃它的场内交易系统,转而采用更为流行的电子交易系统;而且,前几天还宣布了一个史无前例的跨大西洋合并计划,打算与泛欧交易所(Euronext)合并。 很多欧洲人都被这最后一招惊呆了,因为他们此前认为,塞恩先生可能会出价收购伦敦证交所(LSE)。人们的这一预期缘自塞恩今年早些时候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上的讲话。当时,他表示:“我们将做好准备,参与(证交所行业)的整合。我认为,美国和欧洲都将出现这种整合,尤其是在欧洲。我预计,我们将在这场行业整合中发挥领导作用。” “蓄谋已久” 不过,他的这番言论既适用于伦敦证交所,同样也适用于泛欧交易所。回顾他在过去1年中发表的各种言论,我们可以发现,收购泛欧交易所的交易绝非机会主义行为,其实早在他计划之中。在纽约证交所股东进行了具有历史意义的投票,同意与Archipelago合并之后,他在一次电话会议上发表了几乎同样的讲话:“我依然认为,在美国和全球将有更多的整合。这次交易让我们成为这轮整合的参与者。在未来一年中,我们还将有更多机会。” 随后,在2月份,塞恩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他有两个战略目标:第一,实现地缘多样化,第二,将纽约证交所引入金融衍生产品领域。他强调,由于伦敦证交所犯下了一个致命错误,让总部位于巴黎的泛欧交易所从眼皮底下收购了位于伦敦国际金融期货交易所(LIFFE),因此,与泛欧交易所相比,伦敦证交所业务多样化程度不足。 与他的前任约翰.里德(John Reed)一样,塞恩也是麻省理工学院(MIT)工程专业毕业的。在推行“作战计划”时,他极具耐心的做法充分体现了这一背景。第一步,与Archipelago Holdings合并。藉此方式,纽约证交所迅速成为上市公司,并在保留其著名的场内交易的同时,并行推出了电子交易系统。 这次并购最终还是实现了,尽管它遭到很多场内经纪人的强烈反对??他们担心引入电子交易系统将危及他们的生计??在纽约证交所成为上市公司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当塞恩按响交易开盘的铃声时,经纪人们甚至发出了阵阵嘘声。但这并没有妨碍塞恩继续下一步行动,进行异常复杂的二次发行(secondary offering),以便纽约证交所原先的交易席位拥有者将它们拥有的席位兑现。这是纽约证交所彻底转变成一家上市公司所必需经历的最后一步。 坚持到底 没有什么能够让他分心。纽约证交所与Archipelago合并完成后的第三天,伦敦证交所宣布,收到纽约证交所竞争对手纳斯达克(Nasdaq)的收购报价,并且拒绝了这一报价。英国媒体预计,纽约证交所可能发出竞购伦敦证交所的报价,但塞恩和他的管理团队依然关注于二次发行。 他们必须集中精力。否则,他们将失去股东的支持,因为这些股东已经被二次发行的复杂性弄得恼怒不已。这次发行已于五月初结束,为那些席位拥有者融得15.4亿美元,但股东们愤怒依旧。纽约证交所第二大股东、精明的加拿大人托马斯.考德威尔(Thomas Caldwell)指责称,纽约证交所设定的二次发行价格太低,并且没有向投资者进行足够的介绍说明。他还抱怨称,塞恩对泛欧交易所的报价“太高了”。 在二次发行完成之前,塞恩仅仅与泛欧交易所和伦敦证交所进行了简短的试探性会谈。而这次发行一结束,便马上进行了为期两周的跨大西洋谈判,敲定了对泛欧交易所的收购。 他的选择正确么?很多人认为,伦敦证交所是更为合理的选择??它拥有强大的“品牌”,也是一个讲英语的市场,在文化上非常匹配。但出生于伊利诺伊州一个医生家庭的塞恩看待问题似乎更为现实。泛欧交易所拥有对付多个监管当局的经验,而对于任何跨大西洋合并交易而言,监管问题都将是一个难题。泛欧交易所业已包容了5个交易所,它似乎已经准备接受第六个,哪怕后者是全球最大的证交所。 从更为技术的层面而言,金融专家也会认为,泛欧交易所可能最为合适。虽然它早在90年代初期即采用了电子交易系统,但很快将重新引入与纽约证交所场内交易员职责类似的专业经纪商,后者将负责保证小型股的流动性。任何跨大西洋的合并交易都将带来一些匪夷所思的技术问题,但具有工程师背景的塞恩将会发现,与泛欧交易所的合并最容易成功。 未来之路 人们将很快开始猜测塞恩的继任者。他在就职之时曾表示,预计自己将在这个岗位呆上3到5年。他的朋友们透露,他预计合并泛欧交易所的交易将要求他多呆上几年。他还预计,需要3年的时间才能完全实现此次合并所带来的成本节约效应。照此计算,到2009年,他将可以自由离开,届时,他也才53岁,有足够的时间在华尔街谋一份显赫的职位。如果他对政治感兴趣,只要他出钱捐助的参议员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能够赢得美国总统大选,他也有机会从政。 但在此时,他必须力保与泛欧交易所的合并交易成功完成。最直接的障碍来自泛欧交易所的董事会和欧洲的监管当局,并且可能促使塞恩最终向伦敦证交所抛出绣球。但他最大的对手可能是喜怒无常的“市场先生”。当纽约证交所宣布计划与泛欧交易所合并之时,交易员们投下了“反对票”,他们大举抛售纽约证交所集团(NYSE Group)的股票,导致该公司市值较其10周历史的最高水平下跌了50亿美元,也就是说,在不到2个月的时间内,下跌超过三分之一。 该股一度大幅反弹,但后来再度下跌(可能是受全球股市下跌的影响),这让纽约证交所进行并购交易的理论依据受到了质疑。这一理论依据是:美国的交易所具有较高的市盈率,在与欧洲同行进行合并交易时具有优势。但现在,这个理论依据已经不再“勿庸置疑”了。作为纽约证交所的生命线,市场可能会给塞恩先生带来另外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tags:

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