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过50的女CIO如何突破新“玻璃屋顶”

就像一位CIO老兵发现的那样,当你年过50的时候,寻找下一个机会并不是那么容易,况且是位女性。本文作者曾供职于一家总部位于芝加哥的全球制造企业的前CIO职位,她现在是一位“CIO的CIO”。 [何为“Glass Ceiling??玻璃屋顶”?:玻璃屋顶,源于欧美的企业现象,当女性的职位达到一定的高度,虽然更高层的职位历历在目,可惜无论如何努力都不能触及,看似现实,实则幻境。编辑注。] 你的个人业务现在进行的怎么样?最近你能胜任什么新位置?这些简单的问题,于我整个35年的职业生涯来说,曾经非常容易作答。而现在实际情况却是,现在我所面临的挑战正在确定给我这样一个事实:我主宰谈话的时候不再富有激情、变化、和充满对别人的推进,过去多年的项目和成功经验说服力不再。可是我依然热爱解决难题。我喜欢峰回路转。我想回到原来的我! 当我在2000年加盟一家全球制造公司的时候,上面这些当然是我的职业和人生态度。没错,这家公司是我所管理过的最小的一家店铺,但是这没关系,因为这份新挑战拥有所有有意思的机会:重新设计IT基础架构、执行已经购买但是却束之高阁的打造于“最佳血统”的应用程序,以及把IT部门从一个成本中心重新定位成一个拥有竞争优势的部门。想起来那真是一段令人兴奋的时光。 我丢失了我的背书 时间快进入2005年秋天。架构设计完成了,欧洲部门的IT功能经历了集中和再次打散,而且业务应用已经实现。此外,公司正在经历一个大的管理转型。我的职业记录已经经历了3个CEO和2个CFO,就任何公司的规格来说这都是一份不一般的简历。我当然期盼能继续那样的职业记录。然而这次却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粘结我和执行官之间关系的“化学物质”并不存在。一些人把这叫做“丢失了你的背书”,这真是一个相当贴切的描述。如果我是一位大联盟运动员,我愿意用现金和选秀权被交换到另外一支球队。因为在我的经验当中,总是有另外的良机就在前面等待,所以这于我也是Ok的选择。有了优秀人力资源副总裁的帮助,公司之外的管理过渡或转型是优雅而高贵的。在内部,我却依然拿到来自CEO的说再见的便笺,它用别针别在我的总公司的公告版上。 新的玻璃屋顶 在对没有影子的情况改变的期盼中,2005年中间我已经开始让人们知道“我回来了”的事实,我自信我在几个月之后就可以重新被另一个巨大的机会所光顾。就像以前日子开始的那样:和高管猎头公司见面,接下来和一些非常有意思的公司的关键人物见面。大家都知道这一套操作。以前我一直沿着这条线路进行下来,当我被告知我是最后两位候选人之一时会感觉到完全的自信。然后我却发现另外一位候选人被选中。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新现象。 也许,我给自己解释,另外一位候选人要承担除IT之外的特殊供应链的运作职责,或者也许我自己的条件远远超出了那家公司想要的的广度。但是现在几个月过去了,这种情况一直在我面前复制,我认识到市场有些东西实际上发生了变化。我是90年代中期第一批从业务方面转向IT部门的CIO之一。我总是让沟通成为我管理风格的核心特质,并且四年连续的CIO调查都说沟通继续会是IT工作岗位最关键的要求。出了什么事情?发生了什么不同的变化?现在我比职业生涯中任何一个时点的我都更适合CIO的角色。我拥有经验、精力,并且有动力完成一份杰出的工作。 我性格中解析的倾向开始抬头,于是我开始剖析我工作中所遭遇到的每一个障碍,以此来了解我能自己解决什么问题。我开始想,当我得不到那份工作的时候,是谁造成这一状况?其他候选人具有我没有的什么样的条件?我认为,只要我能更了解赛场,我就能解决掉难题。对不对?毕竟我是在固定的领域和事情上建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 企业关心你的婴儿潮背景 关注我背后的婴儿潮背景,对我来说这是最终进入我脑海的一条线索。作为一位职业女性,自从19世纪70年代以来就一直努力奋斗在商业世界取得信誉,在业务运营领域突破了“玻璃屋顶”,然后在IT业务领域也做到了这一点,我痛恨“年龄是我这样的人的大问题”的想法,因为如果那样我就不能再改变什么。可是年龄是我们的生活里最不能争辩的事情。 非常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我生命的这个阶段,我正在比以往享受更多的美好事物。我的孩子已经长大,我有时间去追逐新乐趣??去骑自行车、滑雪、旅行、购买可爱的敞篷车等等。我从来没有比现在更生机勃勃过!大部分人都认为我只有40多岁。所以我想知道面试官如何知道我的真实年龄的呢?也许是那些狡猾的小问题吧,当你被面试时他们看上去问得那么天真,比如说,“你的孩子上中学了吗?”。注意婴儿潮问题:只要你说了yes,然后他就会转入另外的话题。我记起了自己的回答方式??“是的,而且现在他们正在开始自己的工作”??这种回答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可以说,那个时候我求职的前进车轮就停了下来。 另一件我观察的事情就是,是否只是我的经验在从中作祟,或者它也发生在别人身上。有趣的发现逐渐浮出水面:首先,有大量的前IT管理人员处于被“转型”的境地。我们共同的一点就是年龄都超过了50岁。从在各种会议上的讨论到咖啡吧里面对面的聊天可以明白,很显然我们都在一条船上。然而我们那些50岁以上依然在工作的同行好像并没有认识到这种现象正在发生。我给她们的信息就是:尽可能呆在你现在的老板门下,因为一旦你离开就不会再有什么地方可去。 这是多么巨大的一个浪费。公司正在失去最佳员工带来的优势,这些员工有着丰富的经验、精力,而且就我个人情况来说,我还有着7到10年的有意义的做贡献的时光。 能帮助CIO的CIO 我发现的第三件事情就是我有一个选择:我可以保持失落感,或者得到一个新视角。我选择了新视角看问题做事情,并且为此每天付诸行动。我为自己设计了一个有新头衔的名片做为行动的开始??“帮助CIO的CIO”(CIO-at-Large)。大多数正在寻找下一个机会的IT专家都会把自己介绍成为“如此这般云云,正处在个人转型中”。那样的说辞和情况并不适合我,于是我决定把自己描述成能给我自身增加活力的一个形象。这个设计活泼地打开了有关我能在现在的市场上做什么的讨论,而不是我过去习惯了做什么的话题。 这些天我非常忙碌,参加公开论坛、IT信息交流会议、早餐和特别兴趣小组讨论等等。我一直在组织会议、参加顾问委员会、领导小组讨论以及在过去几个月里给同行提供很多免费的指导。我不知道如何在每个工作周设法拥有60个小时以上工作时间的那种日子又回来了。 最近新机会自己来到了我的面前。我和两家接触公司会谈,并且能享受任何一个提供给我的新岗位角色。一家公司会要求我根据工作岗位搬家,我也对此表示接受。我们将会静观情况的发展。 我的生活任务是什么? 对我来说更重要的问题是:当我成长以后什么才是我真正想要的?在我一遍遍回答这个问题的地方,我已经达到了个人生活的某个临界点??那就是有一点失去勇气的感觉。幸运的是,我一直和一位执行官生活辅导专家共事,他正在帮助我确定我的个人任务是有关什么内容的问题。这要比一份工作和一个头衔要综合的多。想确认什么会让我愉快和满足,探求结果姗姗来迟。非常有意思的是,我投身的这种寻找和建立人际关系网络的行动正在把我向着咨询的机会上推动。当我能够帮助其他IT专业人士取得更大的成功的时候,我欣喜于一种巨大的成就感。 我的人生导言就是“生活是由一系列永远没有终点的临时事件组成”。这句话引起了我的共鸣,然后我全心期望我的这种生活和职业演进过程能继续进行下去。我不能坐着等待下一个“临时事件”能给我带来什么东西。

tags:

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