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上海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天津卷烟厂首席技师洪强

洪强(中)与徒弟在检修设备。 王文华

  他是行业包装领域设备创新的“探路者”,在42年的卷烟包装设备维修生涯中,共获得国家发明专利30余项,完成7项重大技术创新项目,创造直接经济效益八千余万元,很多创新项目被烟机制造企业推广使用;

  他是行业维修战线的“弄潮者”,1998年就掌握了当时热门的机械绘图,49岁学习电脑绘图,57岁钻研3D技术,他永远跟得上前沿技术潮流,曾将“神秘花园”绘图填色引入设备维修教学,将ZB-47包装机全部传动机构完整展现在一张彩绘挂图上,成为培训经典教材;

  他“桃李满行业”,作为行业技能鉴定专家和兼职教师,编写多部培训教材,为工厂培养维修技师16人、高级工近百人,连续13年培训行业400余名学员,被人称为“洪老大”;

  他初中毕业就来到天津卷烟厂,如今是厂里的首席技师、包装设备特级技师,先后获“天津市五一劳动奖章”、第四届天津市“工人发明家”、全国烟草行业“精益十佳个人”、“全国烟草行业劳动模范”等称号。

  他就是洪强,用40余年的专注与坚守,努力把维修这件事做到极致,给工匠精神做了一个精美的注解。

  “您身上体现出的工匠精神,是全行业学习的榜样。”2018年11月,国家烟草专卖局局长张建民在天津烟草调研时,握着洪强的手称赞道。

  守一颗本心:厚积薄发的“洪老大”

  1976年,中国正处于百废待兴的时期,17岁的洪强初中毕业进入天津卷烟厂。

  “进厂第一天,就见到了当时厂里德高望重的两位技术能手——王汝庆和王克勇,他们是技工队伍中最高级别的8级工。”对于今年刚退休的洪强来说,刚进厂时的场景就跟昨天的事一样,“那时的YB13A型卷烟包装机相对较简易,看老师傅就拿一把老虎钳、一把改锥,老虎钳既能当榔头,也能当扳子,敲敲拧拧就能解决维修问题,很是羡慕。”

  初生牛犊不怕虎,当时洪强就暗下决心:“我也要当一名维修工,等到他们这个岁数,一定超过他们。”

  对于这句话,洪强后来经常这样跟年轻人说:“话好说事难做,你要实现这句话,得付出十倍的努力、百倍的细心。”

  怀揣这个信念,洪强进厂第一年,一看到维修师傅处理故障,就跑去打下手,并细心观察每一个细节,“肯学习、悟性高、记性好”成了老师傅们对“小洪”的一致评价。

  一年后,洪强如愿成为维修工,跟着比他早6年进厂的师傅,开始了维修生涯。

  时间花在哪里,哪里就开花结果。自打进入维修工行列,洪强每天都研究机械设备,如饥似渴地汲取着各种专业知识,每天都早早来到车间研究设备,加班加点打磨技艺。

  “当时我的工作主要是维修工厂二车间自主研发的提升机和封箱机,为了能尽早上机,常常背着师傅拆机器,一面明着学,一面偷着练,整整3年才出师。”洪强说。

  “老洪是个有心人,他最大的优点就是好学,他能有这样的成就都是长年累月积累出来的。”说起洪强,天津卷烟厂厂长贯忠利满是赞赏,“工匠精神的核心在哪?就是围绕自己的工作不断思考、琢磨,在他身上一直有过去老手艺人的那种精神。”

  “父亲临终时给我留了三句话,第一句就是‘要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洪强对维修技艺的钻研已达到“痴迷”的境界,经常碰到一些疑难杂症,就站在机器前几个小时不离开。“不解决问题,不离开现场。”原卷包车间主任、现天津卷烟厂副厂长崔芃回忆说,有一次快下班时生产线上出现了一盒缺陷产品,洪强在机台边上研究了一夜,直到问题得到解决。

  “做一个有心人”“厚积薄发”,洪强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每次处理故障时,他都会细致记录下调试过程;每次新品上线后,他都要仔细观察并记下包装材料的规格、厚度及容易出现问题的地方……

  这些东西一记几十年,一记几十本,其中很多案例被总结为培训教材,有的则被总结为极具实操性的标准文件,比如《GDX2常用易损件零件查询手册》《ZB-47包装机维修标准》等,既梳理了自己的工作,更方便了他人应用。

  这就是洪强,用其技、其责、其心,努力把维修这件事情做到极致,也正因如此,越来越多的人习惯称他“洪老大”。

  持一颗匠心:设备创新的“探路者”

  一个好的维修工应具备怎样的素质?

  “不管在厂里,还是出去培训,我总推广一个理念:一个人无论做什么,哪怕处理设备上一个小故障,都别把它当活干,而要当事业做。一个好的维修工首先要有这种工作态度。”正是凭着这种信念,洪强从一名普通的维修工蜕变为一名卓越的工匠。

  洪强举了一个例子:一个轴承出现故障了,一般的维修工拿一个新的轴承换上就行了,但可能没两天又坏了。好的维修工就会研究这个轴承为什么坏,会检查轴同轴度、表面粗糙度、相关零件情况等,这样的维修工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自身进步还特别快。

  “师傅真是把这份工作当成了事业干。”洪强的“关门弟子”田佳源说,“师傅是上班有点,下班没点,他总说只有下班后才能静静地研究东西,天天坐那儿画图,好多设备零件就是这样自主研发出来的。”

  一直到退休,洪强的抽屉里还躺着300多张倒休假条,只是他一次都没用过。“俯首甘为孺子牛”,他以无私的奉献彰显着一个烟草人的责任与担当。

  心心在一艺,其艺必工。

  “‘洪老大’就是‘故障终结者’,在技术研究上,他永远跟得上潮流。”这是同事们对洪强的一致评价。2016~2017年,针对“凤凰”细支烟生产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洪强共完成45项改进创新,成果被上海烟机公司推广使用。其中之一是针对细支烟的烟支缩头现象,洪强通过加装直线电机接送烟包,成功设计了接烟杆柔性接烟装置,有效解决了烟支缩头问题。该装置属于行业的前沿技术,开创了高科技元素与机械设计完美结合的新篇章。

  在诸多创新项目中,洪强印象最深的是2012年主持的《“恒大”(烟魁1903)条外透明纸垂直包装设计及条烟美容器》研究项目,该项目填补了GD包装机透明纸垂直折叠技术空白。

  “执着!”说到这一项目,洪强经历的第十任车间主任赵霙印象极为深刻,“这款烟开始是人工封膜的,量产上市后,为了实现机器包装封口方式与人工的完全一致,厂里做了大量研究,洪师傅完全推翻原来的设计方案,实现了垂直式包装折叠方式的自动化。”

  继“恒大”(烟魁1903)后,天津卷烟厂又推出了“恒大”(烟魁1919)等产品。“能否在‘恒大’(烟魁1903)透明纸包装机的基础上,孪生出其他系列产品的包装机零部件?”沿着这一思路,洪强团队开始在电脑上一遍遍设计、画图,终于设计出令行业烟机企业惊讶的“孪生包装机”,取得了“烟魁包装机参数化自动设计”的软件著作权。

  “这项成果详细表达了烟魁包装机的机构运动方式、包装烟盒工作原理,只要输入新烟盒的尺寸,该软件就可以快速自动生成对应尺寸的‘烟魁包装机’,并直接将需要更改的零部件自动输出二维工程图,不需要人工再设计和出图。”洪强介绍说。

  怀一颗公心:倾囊相授的“授业者”

  洪强总说,没有工厂的平台就没有他的成绩,所以他一直心怀感恩,回馈工厂。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在洪强看来,徒弟们是烟厂的未来,他有责任也有义务把最好的东西传给他们,“温室里不可能长出参天大树,环境、土壤很重要。我能走到今天,是烟厂这个平台成就了我,我要把最好的东西拿出来回报企业。”

  生性爽朗的洪强总是乐于将自己的经验和心得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后辈,这也是津烟人一代又一代传承精神的真实写照。

  “过去老讲‘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带徒弟讲究留一手。”洪强说,“我是恨不得他们都超过我,我对徒弟们就跟对自己孩子一样,经常聊到晚上八九点钟,从工作到生活、做人、家庭。”

  让更多的“洪强”在天津卷烟厂涌现出来,是洪强的愿望,更是烟厂所有人的愿望。

  2012年,“周利强劳模创新工作室”成立,洪强是带头人。创新工作室的理念是“树立一个、培养一批、造就一代”,这给了洪强更大空间去“传道授业解惑”。

  “师傅教导我们厚积薄发,不要小看任何一件小事,如果你能把每件小事都做好,那就是一件特别了不起的大事。这让我感触特别深。”洪强退休后,陈亮经常会想起师傅以前说过的一些话。

  “经师易求,人师难得。”田佳源说,“师傅教给我们的已经完全超出了工作本身,他教给我们工作的方法、思路,更有做人的‘大道’。”

  “我是让师傅开小灶最多、说话最多的徒弟。”研究生毕业的韩荻深受洪强器重,在他眼里,师傅更像是父亲,“因为我是外地人,一个人在天津,再加上我这性格不擅长待人接物,没少让师傅操心。”

  当然,在徒弟们眼里,师傅更是偶像。有徒弟说:“他总是先人一步,我们在考虑二维图纸的时候,师傅已经在考虑三维状态了;我们在维修设备的时候,师傅可能已经在设计设备了。”

  洪强不光理念先进,教学方式更是活泛、新潮。在创新工作室墙上挂着一张ZB-47包装机各个传动机构的彩绘挂图,上千个零部件,一图可见。“以前看图枯燥,师傅就让我们先画出某些部分的传导结构图,然后再带领我们拼接成完整的传导图,并利用‘秘密花园’的填色理念,通过对各种路线、传动原理等进行填色,达到寓教于乐、了解设备结构的目的。”说到这,韩荻很是自豪。

  不仅在天津卷烟厂传道授业,凭借自身的实力,洪强从2005年开始,就作为行业技能鉴定专业专家和行业包装专业兼职教师,在中国烟草总公司职工进修学院授课,并首创了职工培训“总成教学模式”。如今,他可以说是“桃李满行业”了。

  精雕细琢方为器,千锤百炼始为钢。40多年来,作为一名普通维修工,洪强怀着一颗匠心,脚踏实地、钻深钻精,为企业发展扛起一份责任与担当,将“劳模精神”薪火相传。


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