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不帮忙,人来扛! 云南红河州局(公司)抗旱保苗工作纪实

今年以来,云南省在烤烟移栽和保苗关键时期出现普遍性持续干旱,尤其是昆明、玉溪红河、楚雄、大理和普洱等6个主产烟区高温干旱情况十分严重。 

  抗旱保苗工作,迫在眉睫,势在必行! 

  旱情出现第一时间,云南省烟草专卖局(公司)就在云南省委省政府和各地方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协调下,把抗旱移栽保苗作为当前最重要最紧迫的中心工作,强化措施落实,突出科学抗旱,确保烟叶生产提质增效。 

  在云南省重要的优质烟叶产区,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烟草专卖局(公司)面对严峻的抗旱工作形势,在抗旱保苗的关键时期,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在云南省局(公司)和红河州委州政府的正确领导下,不等不靠、主动作为,切实采取有效措施,稳步推进抗旱移栽保苗工作,助力广大烟农打赢抗旱保苗攻坚战,众志成城、矢志不渝。 

  烟草援建红河州泸西县和乐引水工程在当地抗旱保苗工作中发挥重要作用。图为泸西县午街镇段蓄水情况。

红河州局(公司)党委开展“铭初心、争先锋、抗旱保苗在行动”主题党日活动。

石屏县局(分公司)龙朋烟站组织车辆为烟农送去抗旱保苗水。

  红河,一条如同地球血管的河流从云南中部发源,在西南高原上自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出境进入越南。肆意奔腾的红河,孕育了红色沃土上红河人坚韧不拔的品质。

  作为云南省重要的优质烟叶产区之一,今年,红河州遭遇当地有气象观测记录以来最为严峻的干旱:从1月中旬开始,大部分地区气温较正常年份同期特高、降水特少,从3月下旬开始,大部分地区干旱显现并持续发展,特别是自4月中旬开始,已出现30余天持续晴热高温干燥天气,绝大部分烟区滴雨未降,全州烤烟均不同程度遭受旱灾。

  从抗旱移栽至今,面对“急、难、险、峻”的形势,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烟草专卖局(公司)坚持红河精神,围绕云南省烟草专卖局(公司)烤烟生产抗旱工作电视电话会议要求,努力践行“全力抗旱、科学抗旱、团结抗旱、艰苦抗旱”。

  天不帮忙,人来扛!红河州局(公司)党委书记、局长、经理邓云龙表示:“51.9万亩烤烟关乎全州46000多户烟农的切身利益,关系到乡村振兴战略的落地和脱贫攻坚的大局!抗旱保苗工作是我们首要的政治任务和责任担当,旱情不减,我们所有烟草人绝不下‘火线’,直到彻底打赢这场攻坚战!”

  一场主体责任攻坚战

  ——“天大旱,人大干。抗旱保苗工作,我们烟草人一个都不能少”

  刚刚进入5月的弥勒市,气温已比往年高出不少。5月20日上午10点左右,在弥阳镇卫泸村委会秧木塘村小组的连片烟田里,弥阳烟站站长杨永刚和弥阳镇人大主席张郁一边交流旱情,一边小心翼翼地帮助一名烟农进行烟苗补水。

  这位烟农叫李宝荣,家里栽了14亩烤烟。他告诉记者,自4月20日移栽开始,杨永刚和张郁几乎每天都会来了解情况,帮他协调生产用水问题。烟田里,与往年不同的是,一株株烟苗有些干萎,仿佛一个个饥渴的孩子。

  “各种烟乡镇的水库、坝塘、小水窖等蓄水量仅为正常蓄水量的39.7%,烟区219个坝塘已出现干枯的达108个。天大旱,人大干。抗旱保苗工作,我们烟草人一个都不能少。”弥勒市烟草专卖局(分公司)副经理范文彪说,尽管抗旱任务比想象中更加艰巨,但弥勒市局(分公司)没有一个人退缩,在烟叶生产一线,有79人全部扎根在自己的“责任田”中,从移栽至今没有休息过一天。

  这种责任担当,正是从红河州局(公司)层层传导而来的。

  “我们要切实增强做好抗旱工作的紧迫感、责任感和使命感,把抗旱保生产作为当前烟叶生产的中心工作来抓,确保工作到位、措施到位、资金到位、物资到位。”在4月22日召开的抗旱保苗专项工作会议上,红河州局(公司)副经理高松的话掷地有声。

  类似的专题会议,红河州局(公司)党委已召开多次。第一时间,红河州局(公司)组成相关领导小组,班子成员扑下身子、靠前指挥,广大职工冲在一线、干在一线,想尽一切办法协调解决实际困难:在红河州委州政府调研过程中,高松由于业务熟、接地气,一度被误认为是当地烟农;从移栽开始,100余人的抗旱移栽督导组就迅速扎根烟田,全程进村下地指导……

  “在夯实主体责任过程中,红河州局(公司)要努力做好‘三个一’。”高松说,“一面旗帜”,即管好每一株烟苗;“一个支部”,即充分发挥党组织作用;“一个堡垒”,即落实好每一亩“责任田”。

  从组织保障上看,红河州局(公司)充分发挥党员干部的先锋带头作用——通过“党员当先锋、服务到基层”活动,一名党员挂钩一片示范地;通过“初心向党系农、抗旱保苗在行动”活动,抽调党员干部组成抗旱保苗小分队,责任分解到具体单位和人员,切实强化了组织领导和责任落实。

  从资金支持上讲,红河州局(公司)及时向云南省局(公司)汇报,积极争取抗旱资金,并主动协调各县(市)党委、政府,整合各方力量,在州烟办筹措215万资金的基础上,又筹措烤烟抗旱移栽保苗补贴资金800万元。同时,各县(市)政府整合资金867.6万元。这些资金将重点保障用水引水运水、蓄水设施补水、添置抗旱器械等方面,全力推动抗旱保苗工作顺利进行。

  思想统一,路子明确了;保障有力,措施落地了。

  “现在,所有烟区都在紧抓抗旱工作方案的落实,对烟区旱情、蓄水、查缺补苗、抗旱资金使用情况等一日一报,并持续抓好剩余烟苗管理及查缺补苗工作,确保‘有苗可补、补之能活’。”红河州局(公司)烟叶生产管理科科长施旭说,虽然红河州重旱面积超过73%,但通过多措并举,烟苗长势基本稳定下来。

  施旭告诉记者,近期,他们将继续加强与气象部门的信息资源共享,以便及时掌握气候变化,迅速应对恶劣天气。

  一场科学保苗攻坚战

  ——“越是困难的时候,越不能自乱阵脚;越是艰苦的时候,越要保持定力”

  5月22日下午2点40分,建水县青龙镇哨坡底村小组,地表温度38摄氏度。

  187亩连片烟田里,看不到一户补水的烟农。

  “正午温度过高,一旦补水会迅速形成高温水汽,不利于烟苗生长,同时易诱发大量病虫害。所以,我们要求烟农补水时间在上午10点之前、下午4点以后。”看到记者疑惑,建水县烟草专卖局(分公司)青龙烟站站长许建辉解释道。

  在红河烟草人看来,“越是困难的时候,越不能自乱阵脚;越是艰苦的时候,越要保持定力”。

  科学抗旱,势在必行。

  基于此,早在抗旱之初,各县级局(分公司)和烟站就根据红河州局(公司)的要求制定科学、合理的抗旱保苗工作预案,建立补水工作责任制,实行补水用水动态管理,科学统筹保苗用水。

  科学抗旱,必先摸准旱情。施旭说,红河州局(公司)结合烟区气候预测和田间烟苗长势,因地制宜,抗旱方案覆盖到村、到户、到田,做到“一县一案”“一站一案”。各区域依据方案采取科学补水措施,指导烟农适时、适量浇好保苗水。

  科学不科学,烟农最有发言权。

  在哨坡底村小组,下午5点左右,烟农普家光就来到自家烟田开始补水。

  只见普家光熟练地将手中硬皮管插入地膜一侧,后面连接着软管和补水车,浇烟时选择相对干萎的烟苗。

  这个技巧,是各烟站工作人员“探索”的结果。“用硬管,是为了让水能够充分深入到地膜内侧,补水时,我们建议优先选择快‘死掉’的烟苗,再补壮苗。”许建辉说,新方法让烟苗补水间隔时间延长了两到三天。

  针对建水县“气温比同期高了3摄氏度,降水量减少70%以上”的现状,建水县局(分公司)经理薛翔告诉记者,一方面,各烟站根据种烟区域蓄水、水源情况,准确掌握旱情发展动态,对不同缺水类型、补水需要算清水账;另一方面,成立相关队伍做实水资源摸底调查,就部分水源点已经存在水源枯绝、抗旱保苗用水不足等问题,积极做好替代水源寻找工作。

  同在哨坡底村小组的烟农普青光说,每天,烟站工作人员都会来了解、协调他的生活用水和生产补水情况。周边坝塘和小水窖早在一周多前就已经干掉了,如果不是烟草人帮他从15公里以外业租村委会的机井里拉水过来,他今年的烟苗早就保不住了。

  就在三天前,建水县局(分公司)与当地政府部门共同寻找水源时发现了一个尚能出水的废井,立即出资7万元对其进行修缮。5月21日机井“重焕新生”,清冽泉水被不断地从地下抽提上来,为当地抗旱保苗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相比具体方式的转变,科学抗旱的更大意义在于烟叶生产实用技术的推广应用。

  “漂浮育苗技术让烟苗抗旱、抗病能力明显增强,膜下小苗移栽技术让土壤保湿保水水平提升了很多。”作为一个有着十多年基层经验的“老把式”,许建辉认为,新技术的普及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除了许建辉所说的这两项技术,节水技术也成为此次抗旱保苗的一大助益。

  薛翔告诉记者,建水县局(分公司)从2011年开始推广滴灌技术,已经覆盖了30%的烟田。这些烟区,是此次受旱情影响相对较小的区域。

  推广技术有力,督促措施到位。通过加大膜下小苗移栽、高效节水滴灌、农家肥盖塘等抗旱节水技术推广应用力度,红河州局(公司)依托科技保苗抗旱,强化水肥管理,促进烟株早生快发,增加抗逆性,提高烟苗成活率,也大大增强了抗旱保苗的决心与信心。

  一场系农助农攻坚战

  ——“只要脊梁不弯,哪有扛不起来的山”

  从石屏县出发,南行约30公里,就来到以喀斯特地貌为主的牛街镇,也是此次旱情较为严重的区域之一。

  “早上5点半就要出门拉水,晚上常常干到第二天凌晨。”石屏县他腊村小组大冷山脚下,烟农雷正保站在221亩连片烟田边的水池旁,缓缓将水车里的水倒入其中。

  雷正保栽了25亩烤烟,除了保证自家烤烟补水外,他还承担起为村寨烟农拉水的“重担”。

  “天天晚上睡不着觉,一直惦记着田里的烟苗。现在干旱得厉害,最多一天要拉10车水。”雷正保告诉记者,拉水的地方离烟田有十多公里远,但由于山路难行,一个来回需要近两个小时。

  “我家的烟苗已经补了6次水,一亩烟一次补水就需要2立方米左右。你想想,如果没有政府、烟草公司扶持,我们怎么拉得起?”在雷正保看来,一株株烟苗就是他们的“命根子”,要感谢党和政府、感谢烟草保住了他们的生活“来源”。

  从5月初开始,抗旱资金陆续到位。“我们首要保证人畜饮水,其次是生产用水。”施旭说,红河州各烟区全体生产人员,正不断协调水源、组织车辆、发放饮水、助农补苗,不敢有丝毫懈怠。

  弥阳烟站站长杨永刚每天都会把“重灾区”跑一个遍,一个多月下来,晒黑了,也瘦了一圈。他却摆摆手说:“晒黑了不怕,只要烟苗可以活得下来,付出再多也没有关系。”

  今年11月份即将退休的职工段新华,不顾痛风复发,执意加入到抗旱队伍中;另一位将要退休的职工李志升,为了方便烟农浇烟,统计资金使用状况常常要到深夜。

  石屏县异龙烟站党支部书记李四代,每天起早贪黑,与烟农同吃同住同劳动,一直坚守在抗旱移栽第一线,被亲切地称为“李烟农”。

  ……

  烟草人的情谊,烟农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一桩桩,一件件。这份情谊,写在翻天覆地的基础设施建设中。

  “十多年前,遇到大旱,我们取水只能肩挑牛驮,一趟下来要半天时间,只能浇半亩烟左右。”牛街镇小鲁都村小组前来抽水的烟农普红五说,现在,每户烟农基本都买上了拖拉机,政府和烟草部门又帮助他们修建了蓄水、引水工程,生活和生产有了很大变化。

  “就在不远处的龙武镇大寨水库,我们组织了三台机器,设立了专门的取水点,烟农开车直接装上皮管就可以抽水,节省大量成本,拉水时间减少40分钟以上。”牛街烟站站长张阳介绍说,普红五脚下的这个坝塘,就是烟草出资修建的,而整个道路沿线类似的坝塘还有6个。

  石屏县烟草专卖局(分公司)经理付国润告诉记者,2016年,烟草出资建成了石屏“北水南调”水源工程,近年来投资修建了超过9500座坝塘、水窖,在此次抗旱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同样感受深刻的还有他腊村小组烟农马阿三。每天下午5点之前,他与其他烟农一道,赶到指定地点,等待政府和烟草送来生活、生产用水。

  马阿三是彝族分支普拉族中的一员。在他家里,记者看到,水窖已经快要见底。“每天的水我们用得都很省。刷过碗的水再拌猪食、牛食。”马阿三说,虽然今年的天气让人很“恼火”,但党和国家的政策好,烟草部门扶持的力度大,他们相信一定能渡过难关。

  他指着村子里相连的两口水窖说,最初烟草部门帮助修建水窖的目的是为了烟农种烟方便,现在已经成为当地村民生活用水的重要来源。

  “只要脊梁不弯,哪有扛不起来的山。”持续的旱情仍在发酵,烟草人也依然奔走在最前线。“烟农的需求就是烟草人的担当,我们将继续和他们并肩,共同面对旱灾,走在前列,作好表率。”邓云龙坚定地说。

  这就是担当!正是这份沉甸甸的社会责任,让红河烟草人发出抗旱的铮铮誓言——旱灾不休,奋战不止!

  记者手记

信心比黄金更可贵

杜星霖

  此次抗旱保苗工作,责任重大、意义重大,关乎烟农立身治本,更关乎乡村振兴和脱贫攻坚的大局。

  在这样的背景下,如何统一思想、提振信念、凝聚人心,就显得尤为重要。

  采访中,记者听到最多的一个词就是“信心”。无论是红河州局(公司)领导班子成员、抗旱一线的基层人员,还是在田间地头辛苦劳作的烟农,都抱着“旱灾一定可以战胜”的坚定信念。

  信心来自何处?

  信心源自变化。一方面,云南烟草按照行业要求,持续加大对于贫困山区水源工程的援建力度,通过水库、沟渠、管网、坝塘、水池、水窖等,大量烟区用水情况发生了极大改观;另一方面,随着烟草技术的推广普及,烟苗的抗病抗旱能力和土壤保温保湿能力得到极大增强,滴灌喷管等节水技术也逐渐被烟农所认知接受,“龙潭挑在肩膀上(龙潭指当地的小水潭,寓意肩膀挑水)”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

  信心源自保障。抗旱保苗中,红河州局(公司)提供的支撑保障贯穿全过程。早在旱情尚未发生前,红河州局(公司)就通过与气象部门的联动机制,提前预警,做好了相关预案。比如,在建水县局(分公司),根据不同区域水源条件和旱情程度,进行了梯次育苗、移栽,减少烟农补水次数2~3次,降低成本约300万元。旱情开始后,无论是组织保障、资金支持还是人员配备均迅速到位,责任落实有力、组织保障有力。

  信心源自信任。有了信任,才能同心协力,共渡难关。借助烤烟这个载体,烟草人与烟农建立起深厚情谊。抗旱保苗的一线现场,每天都在发生着感人事迹。这份情谊,是一个长期积淀的过程。红河州局(公司)作风扎实、干事踏实,为烟农带来了资金、技术,带来了服务、希望。正如采访中烟农普红光所说:“每次看到烟草人来到田里,我就觉得特别亲切,因为,是他们帮助我们摆脱贫困、挺直脊梁。”

  人心齐,泰山移。有了信心,就有了力量、有了斗志。我们有理由相信,拥有这样的信心,抗旱救灾,红河烟区必将无往不胜!

tags:抗旱 红河

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