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香料烟公司聚焦高质量发展

 

W020200421318683140650.jpg

芒市遮放烟站副站长张文尚(右)和同事查看烤烟大棚烟苗长势。

W020200421318683400871.jpg

陇川县章凤镇生切烟丝集中晾晒调制现场。

  4月19日,走进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芒市风平镇那目村百亩香料烟连片地,傣族烟农肖岩所正在自家的香料烟晾晒棚里忙活着。1个多月后,这里的香料烟将出口到印尼、美国、德国、法国、俄罗斯等国家。肖岩所种下的20亩香料烟,预计能为他带来近10万元的收入。

  作为全国唯一一家同时承担香料烟、烤烟、晒黄烟、生切烟丝生产任务,并正开发雪茄烟的烟草商业企业,近年来,云南香料烟有限责任公司以烟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以市场需求为导向,着力打造“一站式”优质烟叶采购基地,在优化种植品种、生产技术、产品结构方面着力,提高烟叶供给质量、供给结构和供给效益。

  “我们按照‘做特烤烟、做精香料烟、做大晒黄烟、突破雪茄烟’的发展思路,持续发力,在高质量发展之路上行稳致远。”云南香料烟公司主要负责人张拯源说。

  推行全员STP 打牢烟叶可持续发展根基

  作为云南香料烟公司办公室的企业管理员,寸代生对2019年12月的那场培训印象深刻。

  那次培训的内容是STP(烟叶可持续发展项目)管理,参训人员为公司全员。非烟叶生产部门的人员全员参加烟叶生产专业知识培训,这在云南香料烟公司的历史上还是首次。

  为何以如此大的力度推行STP?

  作为香料烟出口比例超过95%、烤烟特色品种KRK26受省内外多家工业企业青睐的烟草企业,云南香料烟公司对烟叶质量管理,特别是烟叶安全性管控,有着更为深刻的认识。

  “推动烟叶工作高质量发展,要有牢固的核心竞争力、可靠的产品质量、持续的创新能力及较强的品牌影响力。”张拯源认为,烟叶质量事关云南香料烟公司的生存与发展,一刻都不能掉以轻心。

  正基于此,从2019年开始,云南香料烟公司在香料烟、烤烟、晒黄烟、生切烟丝四种类型烟叶生产中全面推进STP管理。根据风险评估结果,针对差距项和薄弱环节制定改进措施,逐步提高烟叶生产绿色栽培、绿色植保、绿色烘烤、质量追溯等方面工作的水平,不断提升烟叶质量。

  为确保STP管理工作落实到位,云南香料烟公司成立了以张拯源为组长的工作领导小组,部署、统筹、组织实施STP管理。他们将STP管理工作任务细化为包括制定香料烟、烤烟、生切烟丝质量追踪管理方案等在内的31项措施,并根据烟叶生产、收购各阶段情况,制定工作推进计划表,明确责任部门和责任人员,限时完成工作任务。

  为了减少香料烟成品的农残,云南香料烟公司与中国农业科学院烟草研究所合作开发满足客户标准的农残速测卡,与云南省烟草农业科学研究院协调完成香料烟农残样品检测工作,农残检测覆盖公司全部烟叶种植区域,实现对烟叶农残的全面监控。

  推行STP管理工作的效果如何?

  “每次开展病虫害统防统治,均要报上级审核批准后才能实施。”云南香料烟公司芒市生产科风平烟站站长龙再斌表示,推行STP管理工作后,绿色生产工作提到了新高度。

  作为德宏州最早种植香料烟的一批烟农,肖岩所起初对STP管理工作严格的技术标准不太“感冒”。对此,风平烟站技术员字金亮没少做工作。一番努力后,肖岩所认同了STP管理工作生产技术标准。“目前,STP管理工作技术标准及要求的培训已延伸至各种烟县、乡(镇)、村小组,覆盖了全部烟农。”云南香料烟公司生产管理中心主任李光西说。

  优化烟叶生产方式 提高烟农种烟效益

  刀小于是芒市遮放镇街道村一组的一名烟农,2018年他种了15亩烤烟,收入7万多元。刀小于坦言,自己虽然种烟已有8个年头,但还从未亲自烘烤过一炉烟叶。“我只要把烟种好就行,烘烤由专业队负责。”

  刀小于口中的专业队,是云南香料烟公司基于减工降本引导、组织各烟区建立的烟叶烘烤专业队。

  烟农将成熟采收后的烟叶交由专业队烘烤,专业队按烘烤烟叶数收取一定金额服务费的模式在各烟区并不少见。然而,云南香料烟公司采取的措施却让人眼前一亮。

  他们将烟叶交售收入与烘烤费用进行挂钩,推行按照烟叶交售收入的一定比例收取烘烤服务费的收费模式,促使烘烤专业队以更高的标准抓好烟叶烘烤。

  “烘烤费用的收取比例由当地政府部门、烟站、合作社、烟农代表四方在上年基础上,结合今年燃料、人工成本等因素综合确定。”芒市遮放烟站副站长张文尚向笔者介绍说,专业队烤出的好烟越多,烟农效益越高,专业队的利润也就越高。

  虽然推行烟叶交售收入与烘烤费用挂钩的专业化烘烤模式,但云南香料烟公司并没有因此放松管理,他们一方面加强对烟农成熟度留养、分类编烟的指导力度,另一方面定期对烘烤专业队及烘烤业主进行技术培训,不断提高他们的烘烤技术水平。

  云南香料烟公司主打的烤烟特色品种KRK26上部烟烘烤难度较大,没有推行烟叶交售收入与烘烤费用挂钩的专业化模式以前,烘烤平均损失率超过10%;推行该模式后,烘烤损失率降到了7%左右。

  推动烟区生产组织方式变革,是云南香料烟公司优化烟叶生产方式的又一项措施。在烤烟生产方面,他们实现了专业化育苗、水旱轮作、秸秆还田、机械化翻犁碎垡、膜下小苗移栽“5个100%”,不断提升烟叶生产专业化水平,推进烟叶生产减工降本、提质增效。

  在香料烟生产方面,以陇川县章凤烟站为例,他们坚持按照“规划先行、综合配套、统筹兼顾、注重创新”的原则,实现了香料烟集中漂浮育苗、机械理墒覆膜、打孔器定位移栽、推广背负式中耕机及铁管采烟方法、集中户外调制“6个100%”,每亩降低生产成本300元以上。

  作为村里最早种植香料烟的烟农,陇川县章凤镇芒拉村村民尹建安见证了香料烟移栽亩均用工的逐步减少。得益于机械化作业带来的便利,尹建安近几年的香料烟种植面积稳定在30亩左右,每年能有十几万元的收入。

  稳定核心烟区及烟农队伍 把握发展主动权

  土地稳,烟叶稳。德宏州水土丰美、气候宜人,非常适合农作物生长。云南香料烟公司按照云南省烟草专卖局(公司)关于推进土地流转稳定核心烟区的要求,积极向当地党委、政府汇报,争取政策支持,在各烟区积极开展土地流转工作,采取单季流转与整年流转相结合的方式,通过种植大户流转、村委会集中流转、专业合作社流转及种植者自发流转模式,稳住种烟的好田好地。

  他们从合作社、村委会、种植大户入手,积极构建“烟草企业+专业合作社+农民+新型经营主体+产品需求端客户”的生产组织模式,在稳中求进的基础上,推进土地流转稳定核心烟区工作落实。

  比如,陇川烟叶生产科按照“坚持整体规划、适度推进、规模化连片种植”的原则,选择生态优越、集中连片、品质优良的小环境、小流域、小坝区,单元化、区域化、品牌化整体推进,建设以百亩组、千亩村、万担乡为主的骨干烟区,着力提高连片种植规模,进一步稳定核心烟区。

  推进烟叶生产高质量发展,既要稳住种烟的好田好地,也要稳住烟农队伍。做好职业烟农培养,是云南香料烟公司推进烟叶工作高质量发展的又一项重点工作。

  他们坚持“立足烟草、烟农自愿、精准培育、循序渐进”的培养工作方针,以稳定烟叶种植主体、保持烟草产业持续稳定发展为出发点和落脚点,以种烟年限较长、家庭经济收入以烤烟为主、有适度种植规模的“铁杆烟农”为培养对象,在巩固提升现有1000余户职业烟农种烟技能的同时,新增培养职业烟农500户,通过职业烟农的自我提升和辐射带动作用,推进烟农队伍整体素质全面提升。

  为提升对职业烟农的服务水平,云南香料烟公司每年在烟叶收购结束后,组织各产区对职业烟农种植收益情况进行摸底调查,并对照“职业烟农评价表”进行考核评价,根据考核评价结果,评出星级烟农,为不同星级烟农提供个性化服务。

  在职业烟农培训方面,云南香料烟公司与云南省农职业教育培训中心合作,积极构建公司主导、生产科牵头、省农培中心等相关单位积极参与的工作局面。

  除了公司层面的“规定动作”,各烟区在抓好职业烟农培养上还有“自选动作”。章凤烟站在组织职业烟农培训时,与职业烟农一同算清烟叶生产各阶段的劳力成本,教授如何管理聘用的工人等方面技巧,提高职业烟农的成本意识和管理意识。

  今年40岁的职业烟农张绍海是云南腾冲人,从2017年开始到梁河县租地种烤烟。2019年生产季,他将种烟面积从50亩扩大为75亩。考虑到张绍海同时聘请十几名工人、管理经验不足的实际,云南香料烟公司梁河烟叶生产科生产技术推广员腾世华建议张绍海采取“数量+质量”的方式进行考核。“培育职业烟农,既要授之以鱼,更要授人以渔。”腾世华说。

  注重科技创新 提升综合竞争力

  每年的5月到7月,是云南香料烟公司香料烟、烤烟、晒黄烟、生切烟丝的集中收购季节。多样的烟叶种类,对收购系统的运维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此,他们已做好了准备。

  在云南香料烟公司企业管理科(信息中心),笔者见到了一个二维码卡片样本。副科长彭浩介绍说,在香料烟、生切烟丝收购期间,各烟站的信息系统会给每一批经过定级、称重、结算的烟叶生成一个二维码,并打印出二维码卡片。

  烟站工作人员只需用一台仪器在烟包上扫一扫,烟叶等级、重量、品种等相关信息便会立刻在电脑上显示出来。有了这个标签,云南香料烟公司晾晒烟加工厂就能全面掌握每个烟包的收购产地、品种等信息。

  二维码收购模式的推行,极大地提高了站点出库和加工入库环节的识别率及纠错性能,降低了标签扫描误码率,原烟出入库数据准确性进一步提升。2019年生产季,云南香料烟公司收购的6.6万余件香料烟和生切烟丝烟包的质量信息追踪准确率达99.999%,加工厂入库扫描误码率为零。

  推行烟叶收购数据“云终端”模式,是云南香料烟公司近年来科技创新的又一有力举措。2018年,云南香料烟公司启动“烤烟‘云终端’收购模式探索”QC课题,即以“公司数据中心云服务器建立虚拟云收购主机+站点客户端远程接入”的收购方式,于2019年生产季,在梁河县13条烤烟收购线试点运行,取得成功。

  据了解,“云终端”收购模式无需配置电脑主机,每条收购线配备一个网络接入终端盒即可实现收购,每条收购线可减少固定资产(电脑)投入3000元以上。

  “云终端”收购模式可将收购过程中电脑终端因用电环境差、硬件设备老化等问题导致的运行故障带来的停收风险降至最低,实现收购数据从多点分散向公司数据中心的集中转移,维护工作的重心也由各收购点逐步集中到中心机房,维护人员实现“一站一人”到“一县一人”的精简,有效降低了收购期间的站点收购系统维护费用。

  “以前收购期,梁河县5个收购点13条收购线的故障申报数均超过600条。去年推行‘云终端’收购模式后,没收到一条故障申报。”彭浩说。

  云南香料烟公司的科技创新措施不止于此。

  ——持续开展香料烟新品种选育,立足前期研究基础,选择13份高世代材料,并选择4个田间表现较好、性状稳定的新品系在2019年生产季进行了小面积生产示范,进一步丰富香料烟品种资源。

  ——通过多区域、多节令、多品种的试验种植,初步总结出德宏州雪茄烟种植适宜的节令和品种,明确了后续开发研究的重点,进一步坚定突破雪茄烟的信心。

  ——积极探索自主加工香料烟包衣种的辅料配方及工艺流程。经检验,所生产的香料烟包衣种质量指标能够满足生产使用要求。2020年生产季,各烟区使用自主加工的香料烟包衣种12万袋,满足约2万亩香料烟漂浮育苗使用。

本文图片均由邓楚瑜摄


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