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文山创新发展现代烟草农业

文山州烟农采收烟叶场景。

无人机作业提高了文山州烟叶生产机械化水平。

文山烟区,大型起垄打塘机械作业现场。

  5月,云南文山烟区,一条条黑色薄膜已经均匀地覆盖在烟田上,薄膜间,是大型起垄机留下的道道“深痕”。从远处眺望,土地整齐划一,层次分明地“镶嵌”在群山环抱间。

  这样一幅“生产画卷”的背后,是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烟草专卖局(公司)千方百计战疫情保生产,工作人员第一时间深入烟田,保障服务不间断的不懈努力。

  近年来,文山烟区烟叶产业科技含量不断增加、亩均成本不断降低、产业融合不断推进、服务质量不断提升。“我们围绕烟叶生产加速向全程全面、高质高效、智慧智能机械化发展目标推进,强化科技引领、加大研发力度、打通操作壁垒,构建起适度经营规模下的现代烟草农业发展体系。”文山州局(公司)局长、经理何文炜说。

  基于此,在这里,一个现代烟草农业的样板、一条稳定核心烟区和烟农持续增收的新路径,正逐渐形成。

  关键词一:机械化

  加快生产设备转型升级,让机械化作业贯穿烟叶生产的全过程、各环节,帮助烟农减工降本

  近日,在文山州砚山县平远镇木瓜铺村500多亩集中连片的烟地里,记者看到,一台台大型机耕设备在烟田里缓缓驶过,除了土地里留下整齐的深沟和烟墒外,一个个栽烟的“塘孔”也一并完成。烟苗栽入“烟塘”中后,覆膜机便将黑色地膜覆盖到垄上。

  从深翻开始,直到覆膜,传统的人工已经被机械所替代。

  木瓜铺村烟农王金栓是一名铁杆烟农,种烟已经超过20年时间。王金栓兴奋地告诉记者,他第一年种了7亩烟叶,那时候移栽之前的准备工作就要2周左右,现在30多亩烟叶移栽前后一共用了3天,这放在原来想都不敢想。

  机械化作业,让烟农生产效率大大提升的同时,生产成本也降了下来。

  家住文山州丘北县双龙营镇普者黑村的烟农王永成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2015年以来,机耕队深翻、旋耕、起垄三个环节每亩收费120元,比原来请人用小型机械要节省60元。现在,起垄打塘一体化,又节省了40元。”

  在文山烟区,王金栓、王永成并非个例。文山州局(公司)副经理朱艳梅介绍说,近年来,随着烟叶生产逐步向规模化、集约化转型,烟叶生产面临劳动强度大、用工多等问题,转变生产方式迫在眉睫。自2008年现代烟草农业建设以来,文山烟区机械化作业得以逐步普及。

  现在,聚焦机械化发展中的薄弱环节,文山州局(公司)再次重点发力,突出“全程机械化”的概念,努力打通机械化作业的“最后一公里”。

  目标,就是努力方向。今年,文山州局(公司)联合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云南创新研究院、云南红塔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共同打造“智慧烟草联合创新中心”,围绕烟叶生产耕、种、管、烤、收等环节,以全程机械化为突破口,着力解决文山烟叶生产在机械化全覆盖方面的燃眉之急。

  “我们的目的,就是帮助烟农减工降本、提高效益。”在朱艳梅看来,实行烟叶生产精益化管理是现代烟草农业转型升级的必由之路,全程机械化必不可少。

  拖拉机、翻转犁、旋耕机、起垄打塘一体机、播种机、移栽机、覆膜机、中耕植保一体机、封顶抑芽机、烟秆拔除机……已经投入到生产中的各类机型“交相呼应”,奏响了文山烟草高效服务烟农的“最强音”。

  关键词二:智能化

  通过平台构建、科技研发,实现信息技术与烟叶生产深度融合

  5月11日上午9点30分,文山州砚山县平远烟叶收购站洪收购点烟叶收购分级区域,烟叶被一片一片摆放在传输带上,等待红外水分仪“检验”。后台,大数据平台分析后,不同等级的烟叶会“掉落”至不同等级筐内,专业工作人员将盛满烟叶的等级筐放置至电动叉车上,通过自动感应过磅和定级装置定级后,卸至钢架内,最终通过“筐烟物流”直接运送到复烤厂。

  这不是关于未来智慧烟草的想象,而是烟站工作人员正在展示的智能化烟叶收购真实流程。“传统烟叶收购模式中,分级、定级、报级甚至录入都需要专门人员操作。”砚山县局(分公司)副经理张四平说,虽然各烟站采取了对烟叶收购人员进行班前统一眼光、班中培训、班后纠偏等一系列措施,但不同定级员对收购尺度把握的差异依然是制约烟叶收购质量的核心问题。

  智能化烟叶收购流程,很好地解决了这些问题。

  此外,新的收购模式中,烟叶打包堆放改为烟不“落地”、直接进筐,大大减少了打包烟叶过程中的烟叶造碎,提升了烟叶质量。

  展示中,让记者眼前一亮的是,在每批次烟叶的筐上,都有一个RFID电子标签。

  “它的作用类似于我们的身份证。”砚山县局(分公司)局长、经理蒋昌说,通过这张“身份证”,工业企业可以清楚地追溯到烟叶种植的烟农、交售等级、地块等信息,实现质量追溯。

  智能化运用,远不止于此。文山州局(公司)运用信息化技术,充分借鉴、挖掘、整合行业已探索完善的信息化机制、框架、平台、数据,打造烟草农业物联网智能系统,通过采集上报烟叶生产过程中的关键数据,将分散在全州各地的生产信息连接到同一个智能网络系统平台,实现烟叶生产收购远程监测、协调管理、统一调度、质量追溯、过程管控。

  值得一提的是,在烟农端,文山州局(公司)为他们量身打造推出了“香叶助农”和“识神”微信小程序,真正实现了“一部手机种烟叶”。

  记者看到,在“香叶助农”微信小程序主界面,除了实时天气预报、政策宣传等,还有合同网签、交售预约、拍照问诊、农友学堂等工作介绍,以及香叶贷、香聚贷相关资讯;“识神”小程序则可以为新烟农在烟叶初分环节提供烟叶等级信息参考。

  “今年,我们的合同签订都是通过手机进行,网签率达100%。”文山州局(公司)烟叶生产科科长卢鑫说,烟农贷款在手机上也可以实现全流程的审批,操作非常简单快捷。这些功能的普及,在疫情防控期间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关键词三:专业化

  通过专人专项服务,让烟农致富增收更轻松

  在文山州局(公司)看来,专业化,意味着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仝清是丘北县树皮村的一名烟农,一家五口人的生活来源全部靠种烟。今年,他种了57.3亩烟叶。对收成,他满怀期待。

  近年来,文山烟区组建了烟叶专业合作社,改善了烟田基础设施,烟叶种植的配套设施不断完善、服务水平不断提升。2017年,仝清签订了21.7亩烟叶种植合同,当年售烟收入颇丰。今年,他流转土地,申请种植了57.3亩烟叶。虽然面积增加不少,但他一点也不慌乱。

  “别看我现在种烟面积大了,但却比前些年轻松了很多。”仝清告诉记者,现在,烟叶专业合作社有专业化育苗、专业化机耕、专业化植保、专业化烘烤、专业化分级等各个环节的专业化服务,种烟劳动强度降低了不少,而且,在每个环节之前,烟草部门都会进行相关技术要领的培训,这让他心里十分安稳。

  “合作社的机耕队及时把机器开来,理墒打塘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使用覆膜机盖膜不到一周烟就全部栽完了。”仝清笑着说道。

  其实,在文山烟区,专业化服务已经成为常态——

  在育苗环节,文山州局(公司)实行100%专业化合作社组织育苗,确保培育充足、适龄、整齐、无病的烟苗,满足烟叶大田移栽;在植保环节,蓝板、杀虫灯、性诱剂及蚜茧蜂等绿色防控物资都由烟草部门提供,合作社专业队实施;在烘烤环节,烟农通过商品化烘烤和采烤一体化专业服务,在保障烟叶质量的同时,实现减工降本;在收购环节,专业化分级和集中运输一站式服务,让烟农交售烟叶更方便、更轻松。

  与此同时,文山州局(公司)还严格按照工业技术标准,对烟叶生产的每一个环节、每一个节点进行专人专项管理,借助专业化生产手段和网格化生产监管体系,把控烟叶生产链条全过程,保障每一片烟叶的内在质量,让烟农得到真真正正的实惠。

  成本低了,收入高了,烟农乐了。仝清说,这几年,种烟越来越轻松了。闲暇之余,他还搞起了养殖。

  关键词四:产业化

  以集约、高效为目标,形成烟区产业综合体,助力烟农增收

  在文山现代烟草农业发展中,烟区产业综合体的打造,是重要一环。

  所谓烟区产业综合体,实质是以提高优质烟叶有效供给能力、促进烟农增收致富为目标,以产业融合、品牌共育、渠道共享为抓手,充分发挥烟草产业优势,整合现有烟草设施、基本烟田、技术人才、营销网络等生产要素,推动烟叶与多元产业深度融合发展,加快形成“以烟为主、多产业协调发展”的良好格局。

  “今年,我们着力打造砚山县平远、丘北县普者黑2个烟区产业综合体示范点,也在其他县(市)积极探索新的发展方式。”卢鑫说,未来5年内,文山州将全面形成核心烟区生产单元,构建农业资源高效利用、产业链环环增值的生态圈,建设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烟叶+N”产业融合发展新农村。

  在砚山县木瓜铺烟叶服务型农民专业合作社旁,500多亩的烟叶产业综合示范园区被划分为育苗区、烟叶种植区、经济作物区等若干区域。

  “自从烟叶合作社建成以来,我们从育苗管理到烘烤收购再到烟农培训,真正实现了专业化、一体化,种植水平不断提高,烟农收益也大幅度增加。”提起合作社建设,平远镇镇长冯光繁赞不绝口。

  更让冯光繁感到欣喜的是今年开始建设的烟区产业综合体的附加值。

  园区一侧,种植着娃娃菜等6个品种的蔬菜。整个园区全部采用滴灌,全年管理人员只需要2名。

  “以这个娃娃菜为例,凭借气候优势,我们栽种的菜可以提前一个月左右入驻大型商超,很受欢迎。现在每亩的产值可以达到4000元左右。”木瓜铺合作社理事长杨世魁告诉记者。

  除了产业综合区,他们还建设了年产8000头仔猪的养猪厂、年产2万吨的生物质颗粒厂、年产1万吨的有机肥厂、3000亩桑树基地,初步形成了以烟叶产业为主,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现代农业产业链。

  事实上,在文山烟区,不同区域根据自身实际,正在探索不同的发展路径:砚山县平远镇大新烟叶合作社引进蔬菜种植公司建设2000亩蔬菜示范基地;丘北县以烟农合作社为参与主体与蔬菜公司进行沟通协商,通过烟农合作社将土地流转后再转包给烟农的方式,使烟农获得优质土地栽种烟叶,蔬菜企业也有效降低市场风险,实现了产业间的互补短板、共赢发展。

  此外,借助现代烟草农业发展的契机,2019年,文山州局(公司)还引导1938名建档立卡贫困户种植烟叶和发展多元化产业,聘用建档立卡贫困户318人参与烟叶收购,为贫困户脱贫增收提供了长效保障。

  “推进现代烟草农业建设,需要久久为功。”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何文炜有着更为深入的思考,“未来,我们将坚定不移实施创新驱动战略,更加注重依靠科技改造提升传统烟叶生产,更加注重融合‘互联网+’提升服务烟农质量,以高效服务惠烟农为目的,持续增强烟叶发展的内生动力,加快文山烟叶转型升级高质量发展步伐。”

记者手记

精准发力 高效融合

杜星霖

  作为传统烟区,多年来,云南文山烟区大规模推进中低产田改造,高标准配套基础设施建设,高起点建立专业化服务体系,以工业需求为导向组织烟叶生产,现代烟草农业发展的基础得以不断夯实。

  在文山州局(公司)局长、经理何文炜看来,机械化作业、智能化生产是打通现代烟草农业发展“最后一公里”的关键。基于此,文山州局(公司)聚焦当下烟叶生产的“短板”与“瓶颈”问题,精准发力。

  聚焦“补齐短板”,推动烟叶生产与高效机械作业有机融合。发展中,文山烟区没有盲目求快求新,而是根据自身实际,结合文山烟叶户均种植规模大、农业生产机械化程度较高的特点,聚焦烟草农业机械化生产中的薄弱环节,通过联创平台研发补齐短板,针对每个生产环节烟农遇到的实际问题研发不同实用机型,将机械作业贯穿于烟叶生产全过程,大大降低了烟农成本与劳动强度,提升了烟叶生产质效。

  打造“智慧烟草”,促进烟叶产业与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区块链、云计算等信息技术相融合。智能化、信息化是现代农业发展的重要特征。以构建“智慧烟草”为目标,文山烟草没有简单地“一创了之”,而是针对烟叶生产过程中的痛点、堵点、难点,通过信息化、智能化的方案进行有效解决。比如,智能自动分级替代人工分级,建立烟叶图像大数据资源、烟叶级别模型,利用PDA定级实现智能定级等,目的就是解决烟叶分级技术性强、费工费时的问题。

  只有精准发力,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只有融入科技,才能增强发展后劲。在现代烟草农业的探索与实践中,文山烟区因地制宜、多措并举,补短板扬优势,推动传统烟叶生产升级,推动服务烟农提档,持续增强烟叶发展的内生动力,助力烟叶生产向着高质量发展不断迈进。

  本文图片均由文山州局(公司)提供


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