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士新院士的烟草改良情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研究所的陆士新院士常常拒绝媒体的采访,可当本报记者向他提及世界卫生组织(WHO)通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并请他谈谈自己的看法时,他倒是很爽快地请记者与他面谈。这位多年活跃在肿瘤研究领域的学者,对吸烟对人类健康的危害,尤其是吸烟与肿瘤发生的关系曾做过研究,他对控烟有着一分特殊的情结,同时也有一种急切参与降低烟草危害研究的渴望!但他也无奈地对记者说:“我现在却很难得到参与此类研究的机会。”不过,他还是十分愿意通过媒体传达出自己的看法??在《公约》面前,我国烟草业改革机遇实在难得,千万不可错过。 走降低香烟有害物质含量之路 引起陆院士兴趣的全球《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是5月21日在日内瓦世界卫生组织大会上经过4年的艰苦谈判通过的,《公约》共分11部分,由38项条款组成,对烟草及其制品的成分、包装、广告、赞助、促销、价格和税收等方面都做出明确规定。《公约》要求各国至少应该以法律形式禁止误导性的烟草广告,禁止或限制烟草商赞助的国际活动和烟草促销活动,严查烟草走私,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香烟,在香烟盒上用30%至50%的面积标明“吸烟有害健康”的警示,同时鼓励各国政府提高烟草制品的税收。《公约》要求各国对烟草控制之严厉要达到一个新高度。虽说它需要得到至少40个国家的批准才能正式具有国际法效力,但是与会的大多数国家代表对《公约》生效的前景表示乐观。 陆院士对《公约》的通过很是高兴,因为吸烟毕竟对人体有害。他提供的一份资料表明,目前中国每年吸烟致死已高达75万人,预计当现在的年轻吸烟者进入中年和老年时,吸烟死亡人数将达每年300万。不过,烟草业又是我国的税收大户,有资料显示,2002年,我国税收收入合计17003.58亿元,同年中国烟草行业实现工商利税1400多亿元。于是烟草业面临着一个既有利又有弊的尴尬境地,国家要保证税收,烟民戒烟难以实现,烟草之害又显而易见!在禁烟不行,戒烟不易的情况下,陆士新主张目前控制烟草对人类的危害,应走降低香烟中有害物质含量之路! 降低烟害每个环节都能有所作为 有一个关键的问题要说明??烟害到底是什么引起的?许多人认为烟碱尼古丁是烟害的罪魁祸首,其实这种说法不严格。陆士新介绍:“尼古丁的确是烟草所独有的化学物质,可只有当它与烟草中的亚硝酸盐反应后,产生烟草特殊的亚硝胺NNN和NNK,才是发生人体肺癌、食道癌等病症的元凶。所以要避免烟草产生NNN和NNK,可以通过降低烟草中尼古丁含量或者降低亚硝酸盐含量两方面来进行。”如果过度降低烟草中尼古丁的含量,那么卷烟将失去独特的风味而失去大众的喜爱,因此陆士新有自己一系列降低烟害的思路:从烟草的最初种植到香烟烟雾被吸入人体,每个环节上,都进行降低烟草有害物质方法的研究。 在烟草种植前,以化学微量元素浸泡烟草种子,或在烟草生长过程中施加特殊肥料,或利用转基因方法将烟草从根本上加以改造,来“阻碍”致癌物的形成;在烟草被烟草公司收购之后,到其被制成卷烟等产品之时,往往经过一个为期1-2年的调制过程,这期间烟草很容易被真菌等污染,并导致NNN和NNK的形成,在这一调制过程以及之后的生产过程中,每个环节加强“降害”研究十分重要;当卷烟燃烧时,产生多种对人体有害的化学物质随烟气吸入人体,因此,用一些新材料研制滤嘴吸附有害物质以阻止其进入人体,也是重要环节。此外,还可以通过研究食物中抗氧化剂或研制药物来降低香烟中的化学物质,以减低或消除卷烟对人体的有害作用。 可以说,这种降低烟草之害的措施并不是限制烟草业的发展,恰恰相反是为烟草业提供新的发展切入点,比如转基因烟草研究可以让烟草生产药用物质,治疗肿瘤或其他疾病等。这样一来,国家可以照样发展烟草业,保证税收,农民收入也不受影响。 不过,陆院士的这些主张在我国并没有受到多少重视,对此他十分无奈。“我国的烟草研究的大部分精力只是放在烟草自身的化学分析上,以提高卷烟产品质量,对降低香烟中有害化学物质的研究并不多。”他常常将自己降低烟害的想法讲给烟草界的有关人士,并在一些烟草种植基地将自己的想法进行实验,虽然其观点得到认同,试点研究也有苗头,总因种种因素而不得不“半途而废”。 医烟应结合期盼参与相关研究 在陆士新看来,控制烟草的关键是“医烟结合”,即医学部门与烟草部门相结合。他主张由卫生部和烟草专卖局联合组成一个委员会,下设学术委员会和基金委员会,领导与组织全国烟草研究。研究项目由专家评审,自由竞争,公开公平。“其实几十年前,在美国等发达国家,烟害研究同样也很落后。我国可在发达国家对烟草研究的先进成果上,结合我国情况,组织科研队伍,努力去做,研究的成果不会比发达国家差!在这方面,国家只要每年拿出烟草税收的0.05%或更少便足矣。” “我承认,烟草对人体的危害不可能完全根除,可是不要忘记我国是世界人口第一大国,烟草之害对我国国民的危害又有哪个国家能比?烟草业是税收大户,可烟民花在治疗烟草带来的疾病上的医药费同样高得惊人!况且,发达国家的烟草公司在本国发展空间越来越小,正将业务拓展到发展中国家,将烟害嫁祸到这些国家的国民身上,我国不可避免受其影响。”陆士新认为,当前世界范围内的控烟运动此起彼伏,呼声越来越高,我国作为世界卫生组织的成员国,遵守WHO有关烟草控制的规定无法回避,同时我国国民的健康意识也越来越高,所有这一切都要求我国的烟草部门尽早改革,与国际接轨,这没有什么可犹豫的。 有了上述想法但无法实现,这种无奈让陆士新屡屡向记者表达自己的渴望:“我已经在烟草中致癌物分析和烟害如何在人体产生作用方面,研究了多年,我多想为国家多做些事啊!”陆士新等人曾分析了国内外十几种卷烟中的亚硝胺。他透露,近来他又发现了一种挥发性的烟害致癌物质甲基-苄基-亚硝胺(能特异引起食管癌),至今还没有见到此类研究被报道过。采访结束之时,他还特地领记者来到他的实验室里,一台用于烟气检测的气相色谱仪-热能分析仪(TEA)静静地放在那儿,已有好长时间没有使用过了,对这台机器的早日开动,陆士新院士期盼着,期盼着……

tags:

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