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局(公司)卷烟配送工作纪实

       跌宕起伏的大兴安岭,面积8万多平方公里,户籍人口50多万,常住人口不足40万,可谓地广人稀;这里年平均气温零下2.6℃,最低温度达零下52.3℃,素有“高寒禁区”之称。然而就在这片土地上,116位烟草人,给全区2000多户卷烟零售客户送上了优质高效的卷烟配送服务。
 
(一)
 
  11月9日,登上哈尔滨到加格达奇(大兴安岭地区行政公署所在地)的火车,一路向北,记者对大兴安岭的冷逐渐有了切身感受。绿皮火车进入大兴安岭辖区不久,车窗上就慢慢结起了霜花,车窗外茂密的森林中已是白雪皑皑,当地刚刚下了一场大雪。呼啸的寒风吹起细盐般的雪粒,顺着列车车门的缝隙不断灌进车内。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颠簸,列车到达加格达奇车站。
  大兴安岭地区烟草专卖局(公司)的办公楼有些破旧,地区局(公司)局长、经理王俊超介绍说,2003年年底他们才上划行业统一管理,基础比较薄弱。物流配送中心位于办公楼后面院中的一座二层简易楼内,只有一条半自动分拣线,大部分分拣工作需要人工完成。物流配送中心只有8名职工,负责全区2000多户零售客户的卷烟分拣任务,平均每天要分拣约400件卷烟。“忙的时候,各科室都会主动来帮忙。”王俊超说,像年前配送繁忙的时候,他们经常工作到凌晨。
 
  包国英是配送中心的打码工,“穿着厚厚的棉衣棉裤,再裹上一件军大衣,也会冻得直哆嗦”,但即使如此,她在工作中也很少喝口热水暖身子,因为喝水多了上厕所的次数就会多,影响打码进度,耽误配送工作。每到冬季,呼玉梅的手都要被冻伤多次。她是配送中心的一名送货员,由于配送中心没有专用的装车库房,她一年四季都要在室外进行装车配送工作。春节前卷烟配送最繁忙的时候,在将近零下40摄氏度的室外装烟一两个小时是常有的事。戴手套装烟不方便,呼玉梅都是徒手作业。对于冻伤双手,她早已习以为常:“关键是不能耽误送货!”
(二)
 
  到达加格达奇的次日,记者提出要去塔河县和漠河县体验送货工作。塔河距离加格达奇270公里左右,漠河距离加格达奇500公里左右。抵达塔河已近早上9点,天空又飘起了雪花,气温零下16℃,塔河县局(营销部)局长、经理李毅民和送货员李元哲等人已经将卷烟装车完毕。“这样的小雪对送货没有影响,像前些天下的那场大雪就没有办法送了,必须等路上有了车辙才能走。”李毅民说,“雪大的时候,车容易陷进雪中,没法前行,而且有的路段分不清道路和沟壑,稍不注意就可能开到沟里。”
 
  车开出县城,在高速公路上行驶差不多半个小时后,拐上了一条小路。路上满是积雪,有的路段光滑如镜。“这样的路轻易不能停车,否则车轮打滑,很难启动。”李元哲说。走不多远就看到远处半山腰上的绣峰林场。大兴安岭几乎全是山区,林场一般都在半山腰上,路上陡坡多,下雪结冰后,这些坡是最难走的。绣峰林场共有6家零售客户,今天只给李万和的商店送烟。自从去年4月全面禁止商业性采伐后,林场的工人大都离开了。李万和这一次只订了十多条卷烟:“生意越来越难做。前些年这里有500多户人家,现在只剩下不到200人了。”
 
  “现在情况都差不多,他们这里有200人还算是不错的,咱们下面要去的蒙克山林场现在还不到100人,最多的时候他们那里有三四千人呢!”李毅民说。蒙克山地势高,是塔河每年降雪最早、降雪量最大的地方,现在尽管只有一家零售客户,但塔河县局(营销部)还是坚持送烟到户。从绣峰林场到当天最终的送货地盘古镇的道路全是林间小路,路面满是冰雪,两旁都是茂密的森林。在这样的路上走了将近4个小时,没有见到一辆车。“最可怕的是这里手机没有信号,如果车子出了问题,那可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李元哲说。
 
(三)
 
  相比塔河,漠河更是地广人稀,也更为寒冷,卷烟配送面临着更大困难。漠河是我国纬度最高的县,也是我国气温最低的县,每年1、2、3、11、12月份平均气温在零下22℃~零下28℃之间,最冷的时候达零下50℃。漠河现在全县人口不足8万,面积却有1.8万多平方公里。这里一些偏远的村屯都没有一条像样的道路,冬季大雪堆积,很多地方送货车无法到达。
  我们到达漠河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恰逢大兴安岭地区局(公司)委托的物流公司送烟过来。漠河县局(营销部)局长、经理邱峰正带领全体员工忙着将烟搬进仓库,说是全体员工,其实只有7个人。因为人少,在漠河县局(营销部),从接烟卸货、终端建设到市场走访、卷烟配送,所有服务工作几乎都要全员出动。“因为冷,我们这里不仅不能用周转箱,就连一些质地较硬的塑封料都不能用,所以我们都是采用一些较薄的塑封料,但这些在搬运过程容易损坏。”曾经在物流配送中心工作过的大兴安岭地区局(公司)办公室副主任邹博闻说,也正因为此,所以每个人在装卸卷烟时都小心翼翼。“塑封坏了,给配送造成麻烦是小事,如果造成条盒外包装损坏,影响客户销售就是大事了。”邱峰说。为了第二天装车配送方便,卸下卷烟后,邱峰又带领全体人员按照配送线路,把卷烟分开码放整齐。200多件烟从卸下车到分堆码放,7个人忙活了两三个小时,此时早已过了下班时间了。
 
  第二天一早,记者跟随送货车去送货。7点多,邱峰等人就赶到单位,帮着当天负责送货的牛晓东装车。牛晓东身兼两职,既是送货员也是驾驶员。7点半左右,牛晓东准时出发。漠河的冬季下午3点多就天黑。“这个时间出发,到店里的时候,客户正好开门营业,也不至于摸黑回家。”牛晓东说。在出县城前,牛晓东特意赶到加油站加满了油。这里地广人稀,有的地方一去几十公里都荒无人烟,更别说加油站了,因此每次到偏远村屯送货,牛晓东都要提前在县城给车辆加满油。
 
  一出县城,白茫茫一片,阳光在雪上反射回来,让人眼前一阵恍惚。“雪天行车要镇定加小心。缓慢行驶,不随意超车,轻点油门,轻点刹车,慢打方向,任何大的动作或不妥操作都可能带来危险。”送货途中,牛晓东向记者讲解雪天行车的技巧。即使经验丰富,也可能会出现意外。牛晓东说,去年冬天在一次送货时,为了避让对向来车,他的车不小心滑到路边的雪窝里。他自己用车上带的铁锨铲雪半个多小时,手都冻僵了也毫无效果,无奈只好向“家里”打电话求救。邱峰带领全体男同事及时赶到,才把车拖了出来。
 
  对此,邱峰深有感触:“我们人手少,忙不过来的时候经常是一个人送货,冬天路滑气温低,一旦出了问题就很严重。有时候,送货的地方远,回来时天已经漆黑了,那更让人担心。”因此,邱峰要求送货员每次送货回来,无论多晚必须打电话报平安,否则他不敢睡觉。在漠河县西山社区,居民都把雪堆到道路中央,两边留出只有步行才能通过的小道。牛晓东远远地找了个平地停下车,抱着卷烟沿着已被人踩得光滑如镜的小路走向一家零售店,一路趔趔趄趄。“一定要小心,人摔倒了没事,把烟包摔坏了可就影响客户销售了。”牛晓东笑着说。
 
  这就是大兴安岭烟草人,在高寒禁区,面对严寒暴雪,面对当地经济转型带来人口流失、卷烟销量下滑的困难局面,他们始终乐观地生活着,努力地工作着,以高度的责任感、饱满的精神状态和严谨的工作态度为客户送去寒冬中的温暖。正如王俊超所言:“我们这里的体量虽然小,对全国来讲甚至是微不足道,但是我们仍然要努力提升服务客户的能力,为行业发展贡献自己的一份光和热。”

tags:配送服务

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