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大会堂”的商标权

辽宁营口卷烟厂与人民大会堂管理局就“人民大会堂”香烟商标重新申请注册一事打起了笔墨官司,后者提出异议的主要理由是,“人民大会堂的建筑图形不能注册在香烟的商标上”。    对照新、老《商标法》,这个事情的处置完全有法可依。当然,如果国家商标局在裁决此异议时,不得不考虑到其他一些“特殊”的因素,那么事儿很可能先“冷冻”起来再说。    读1月10日《中国青年报》对此事的追踪报道,还有一件更值得社会舆论关注的事情。报道写道:人民大会堂管理局已分别对火柴、打火机等系列烟具进行了“人民大会堂”商标注册。假如此事确凿无疑,那就太不可思议了。    老《商标法》颁布于是1982年8月,1993年2月曾进行了修改。去年10月27日经由九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再作修改,并于同年12月1日生效施行。但无论是新法还是旧法,都对商标注册的申请人和注册商标的用途目的有明确的限定。    对于申请人,新法只是将“企业、事业单位和个体工商业者”3种申请对象改成了“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组织”。而对于注册商标的用途与目的,新法未对旧法作出改动。法律规定注册商标的前置目的是,对生产、制造、加工、拣选或者经销的商品、提供的服务需要取得商标专用权的,应当向商标局申请商品或服务商标注册。简言之,注册商标的用途只能是用于生产经营与服务。    法条如此明确,人民大会堂管理局是否有权申请注册商标并实际拥有系列烟具商标,已无须再言。人民大会堂管理局作为一级机关法人,申请商标注册也在法理之中。    但是,如果“管理局”拥有的烟具系列商标不能用来进行生产经营,这种商标申请又有什么实际意义呢?这实在给人们留下了丰富的想像空间。进一步联系此次与烟厂之间的商标争议,且争议公开见诸报端后,“管理局”负责人又表示“不想在媒体发表任何看法”,实在够人琢磨。    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游客买一张门票就可参观人民大会堂。我就曾两次前往,每次都从内设的商场买到印有“人民大会堂监制”的商品。不知道今日这种情况是否依旧?国外的类似国务活动场所也供游客参观,里面也卖饮料和商品,但人家绝不会在包装上或直接在商品上打上“监制”的印记。    本次“管理局”与烟厂之间的商标异议,若营口卷烟厂能按某些约定成俗的“中国特色”妥善处理,恐怕啥事儿也没有。但是,我们已经加入了世贸组织,我们正在大力整治市场经济秩序,我们正推行依法治国???强调法律面前没有特权……这样一对照,人民大会堂管理局若再拥有系列烟具之类的注册商标是没有理由的,其再变相“经商”也是不合适的。

tags:

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