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烟令,期待在争议中走得更远些

  • 收藏
  • 信息来源::新华报业网-新华日报
  • 发布时间:2010-05-18
  • 关注:
  • 字体: 增加 减小
 在“5·31国际禁烟日”到来之前,一则关于禁烟的消息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卫生部近日宣布:明年1月起,我国内地所有室内公共场所、室内工作场所、公共交通工具和其它可能的室外工作场所完全禁止吸烟。这是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提出的目标。

  一根小小的香烟,背后连着3.5亿吸烟人群。公共场所全面禁烟,能否真正令行禁止,而非仅只“看起来很美”?

  61%受访者不看好“禁烟令”

  公共场所全面禁烟,是大势所趋。省卫生厅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负责人对记者介绍:“举目全球,我国烟民最多,据《2007年中国控制吸烟报告》,我国目前约有3.5亿吸烟者,而且还在以每年300万的速度增长。死于吸烟相关疾病的人数,每年近100万,政府为此付出的医疗费用越来越重。”

  然而,在新浪举办的专项调查中,61.6%的受访者认为禁烟无法成功实施,其中最关键的一条是: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和实施细则,监管难度很大。

  网友的担心,不无道理。事实上,在南京,早在1995年就颁布了《南京市公共场所禁止吸烟暂行规定》,对医疗机构、商场、影剧院、体育场(馆)、阅览室、学校、公共交通工具等7类公共场所实施禁烟。而10多年后的今天,记者走访一些公共场所,发现烟民仍然到处都是。

  缺乏法律硬约束,是公共场所未能真正禁烟的关键。在国内,“公共场所禁烟”尚未进入立法层面,各地对公共场所的界定也不统一,可操作性不强。省控烟协会专家向全永认为,“禁烟区涉及面积如此之大,却缺乏强有力的法律监管,怎能禁得住烟民的烟斗?”中国疾控中心控烟办公室主任姜垣坦言,目前,我国还没有专门针对公共场所禁止吸烟的法律法规,“‘立法禁烟’是最终的途径。如果没有立法扶持,缺少相关实施细则,禁烟效果必将大打折扣。”

  据报道,国外的禁烟措施一般都有立法扶持。2004年3月,爱尔兰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立法规定无烟工作场所的国家。在法国,有专门禁止吸烟的法律,如果有人对于身边的吸烟者感到不满,可以随时向警察报告。新加坡控烟效果之所以良好,成为“无烟之城”,就与禁烟手段严厉有关——最高可被罚款1000新元,也有可能被判入狱6个月,甚至两者并罚。

  “堵”,也别忘了“疏”

  禁烟之难,除了缺少硬约束外,跟戒烟之难有关。

  省疾控中心健康教育所副所长李小宁说:“吸烟不仅是不良行为,也是一种心理疾病——烟草依赖症。既然是一种病,就需要科学诊治,只凭烟民自己的毅力戒烟,一般成功率不到3%。”

  南京军区总医院戒烟门诊主任肖鑫武认为,医疗机构要增加投入、增设门诊,“借助医学手段帮大家戒烟”。与此同时,社会应加大宣传力度——仅靠在烟盒上写一行“吸烟有害健康”的小字,远远不够。“宣传‘禁酒令’的时候,把车祸照片给司机看,这个方法可以借鉴。我们的禁烟宣传,要起到让吸烟者心惊肉跳的效果”。

  “敬烟,现在成了一种礼仪。”在南京做生意的徐志国说,“我抽烟,基本是出于交际需要。‘香烟文化’在中国深入人心,无论生人、熟人,见了面,不管吸不吸烟,总要递上一根,这能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是像握手一样的基本礼仪。”而专家指出,我国有数亿烟民,“香烟礼仪”的文化积习根深蒂固。这都决定了禁烟必须循序渐进,“不能指望一纸公文,一步到位。卫生部提出公共场合禁烟是好事,能不能在一些特定的室内场所,设立封闭的吸烟区,更符合实际,也更人性化?”

  禁令之后,政府应有更大作为

  省疾控中心的覃玉博士指出,在全面禁烟这个问题上,除了尽快立法,政府应该有更多的作为。“首先一点就是,政府机关和公职人员要做表率。如果政府部门不率先禁烟,控烟工作进展会很缓慢。”“而禁烟涉及的公共场所范围很大,很难一下子推行,机关、学校、医院应当带好头。” 覃玉博士建议,公职人员特别是三类人群即公务员、教师和医生,应该给全社会做个榜样。

  据一项调查,目前我省医生群体吸烟率高达55%。这是一个很不好的样本。这些人带头禁烟应当说是责无旁贷,而从“自身做起,树立良好公共形象”,就能带动和引导民众。记者采访了解到,卫生部机关已经宣布:自今年5月起,全面禁烟,开展“创建无烟卫生部机关活动”,预计9月底可达要求;2010年底前,军地所有卫生行政部门和至少50%的医疗卫生机构建成无烟单位,确保2011年实现全国医疗卫生系统全面禁烟目标。

  更有专家指出,烟草税收之于财政的贡献,也考验着政府部门的禁烟决心。当卫生部倡导全面禁烟之际,烟草行业却在为扩大烟草销售量而冲刺。5月上旬的“烟草在线”网站提供“国内烟草一周综述”表明,烟草部门正争取用5年或更长一段的时间,“努力形成12个销售收入超过400亿元的品牌。”

  在一个以内需消费为主的市场上,烟草工业越是强大越有可能对公共卫生造成损害。应当说,这是一个体制顽疾,而最后的结果是,通过烟草工业获得的巨额税收,最终消耗于巨额的医疗支出。专家认为,控烟,要从供、需双方来控制。仅从需方入手控制,导致执行成本很高,而禁烟也终难落实。

tags:

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